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湖心亭(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湖心亭.识】

人生难得一知己,,把酒言欢,何等快活自在。

傲风倚在柱子,手中一壶清酒,顺着喉咙而下,发出了寂寞的声音。

“可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谁人与我共言欢?”低沉的嗓音却满是沧桑落寞之意。

烟雨画桥,朦胧氤氲,湖心亭上,剑舞风起。

“好剑,好酒,阁下怎会如此的落寞。”清澈的嗓音,潇洒而干练。傲风偏过头,眼前的是位风姿绰约的男子,朗目剑眉,身上浑然天成的霸气,亦让人有些不敢直视,虽是武将的扮相,身上却流露出一股儒雅之气,刚毅与柔和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傲风轻放下手中的剑,旋过身,望着眼前的男子,“不知阁下有何见解?”

男子轻声叹息,“这世间,能将剑舞得如此好的,恐只有阁下一人了吧!”

“何以见得?”傲风的目中附上了一层欣赏之色,莫非此人懂得剑术?

“阁下拔剑便知。”

刀光剑影,却没有一丝凌厉之气, 风随剑动,衣衫却不见飘动,可见二人的武功之高。

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湖心亭的上空,久久不曾散去。

两个年轻人,倚着柱子,微微的喘息。

“不知阁下贵姓?”男子开口道,却满是欣喜的语气。

“傲风。”

“江湖人称的追风剑客便是阁下?”

“ 正是。”

“在下凌毅。”

“镇关将军?”

“正是在下。”

“哈哈”傲风爽朗的一笑,“大将军怎会和我这江湖剑客比试呢?”

“有何不可,刚刚阁下还在感叹酒逢知己千杯少,在下正是来陪你喝酒的。”

傲风静默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平静的湖水,半晌,拿起了那壶清酒,“是兄弟,就干了。”说罢,便仰头豪爽的喝了一大口,将酒壶递到了凌毅的面前。

凌毅接过那壶酒,饮了下去。

“不知阁下是否愿意和我结成兄弟?”

“当然好。”

“我今年二十五,阁下。”

“那我自当成你一声大哥了,我二十二。”

“哈哈,小弟。”

“大哥。”

“来,我们今日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好。”

【湖心亭.惜别】

元和二十四年,魁拔族来犯南方边境,众将领不敌,皇帝下令,命凌毅为大将军,即日前往边关,保家卫国。

离别之时,总是充满萧瑟之意。湖心亭外,落叶纷飞飞满天,仿若低低诉说这那份伤痛,天高云淡,日渐西斜。

带不走,青衫袖上,一片月光。

二人立于亭边,久久不曾言语。

“大哥这一战,可有胜的把握?魁拔一族,擅长毒术,可谓是防不胜防,稍有不慎,许会遭到全军覆没的下场,大哥当真想好了。”

“无论怎样,我已接下圣旨,身为天和国的大将军,保家卫国,便是我的重任职责所在。”

“都说北城的玉楼春是世间难得的佳酿,待大哥凯旋而归,咱们便一醉方休。”

“好。大哥一定会遵守约定的。”

“来,大哥,今日,便是小弟陪你喝的最后一次酒了,愿大哥凯旋而归。”

“凯旋而归,到时,我必与你一醉方休。”

可二人却不知,这,却真的成为了二人喝的最后一次酒了。

元和二十四年冬,凌毅率领二十万大军与魁拔族展开激战,三战全胜。

元和二十五年夏,魁拔族细作潜入军营,军中将士均中毒,损失惨重。

元和二十五年冬,两方在天海之滨展开了最后一次的激战,全军覆没。

从此之后,再无天和国。

【湖心亭.往事忆】

秋风萧瑟,红叶翩飞,年轻的剑客傲然立于亭中,目光一片深沉。

大哥,你为何不曾来履行你的约定?

他,正是七年前名满天下,却悄然隐退江湖的一代剑客傲风。

“傲风哥哥,天凉了,快回屋子里,否则你的旧疾又要复发了。”清丽的女声,却透露着浓浓的关心。

傲风回过身,便看到了那带着淡淡笑容的女子,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入怀中,“灵儿,不要只担心我,你的伤也才刚刚好呢。”眼中尽是温柔。

“你又在想着大哥么?”

傲风沉默不语。

“傲风哥哥,你不必如此,若是哥哥还在,定然不会看到你这般模样的。”此女,正是凌毅大将军的义妹,在战乱中幸运的保住了性命,被傲风所救,成为了他的妻子。

“是啊,只可惜,大哥,再也不能同我把酒言欢,一醉方休了。”

轻轻的叹息,随风飘散,却不知,飘到了何处……

湖心亭外,苍茫一片。

今世为兄弟,来生再相会。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婴幼儿患有癫痫可以服用左乙拉西坦药物吗?如何确认抽搐是癫痫症状淮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