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悲悯是冷凉尘世里的炭(散文外二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悲悯是冷凉尘世里的炭】

我居住的小区里有一个老人,爱猫是出了名的。二十多年来,她一共收养了近百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可如今,为了收留、喂养这些猫,老人已陷入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困境。为喂养这些流浪猫,她每月微薄的退休金几乎全部花光,还赊欠了1000多元的猫粮钱,而她的生活费用却要靠女儿来资助。如果哪只猫生病了,她还要给猫买点肝和肠等营养食物。问及为何这样喜欢猫,她说,年轻的时候就养了几只猫,猫的灵性和乖巧让她感觉总是放不下。而看到那些流浪的小猫那么可怜,便把它们收养起来,养着养着就有感情了,舍不得再扔掉或送人。

当她提出在社会上募捐,用来建立一个被遗弃的宠物收养站时,质疑的声音出现了。有人说她想借此出风头,有人说她想借此敛财,而且响应的人寥寥无几。更有甚者,因为她收养的猫半夜经常会跑到房顶叫春,邻居们恼怒,追打这些猫,想尽办法要把它们除之后快。

被谣言和不解吹落的一颗心,如同叶子在落,窸窸窣窣,很快便落尽了,剩下一截秃枝,可是悲凉的风,依旧在吹。悲凉的风,无孔不入,把个尘世吹得冷凉彻骨。

心中那小火盆仿佛被泼了一瓢冷水,慢慢凉了下去,更多的是心疼,那种疼是漫无边际的。

就此不再过问这些流浪的生灵了吗?任凭它们自生自灭?不是没有犹豫,只是这犹豫很快就被自己的决心压住,多么困难她都不会放弃它们,没钱还可以去捡拾垃圾!一个大活人还能养活不了几十只猫吗?于是,我们总能在一个个垃圾箱旁边看到她的身影,其实她本不必这样辛苦的,完全也可以和其他老人一样,去广场跳跳舞,打打太极,但她却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她的流浪猫身上。

她的悲悯之心令我肃然起敬。对一只猫尚且如此慈爱,对人一定更是充满着无限怜悯。果然,经过打听得知,老人除了养着这些流浪猫,还收养了一个孤儿,孩子健康成长,已经上学了。

资讯里,我们听到更多的是富人的为富不仁,慈善,做为他们扭转名声的最后道具,被一遍一遍地搬上前台。可是,慈善到底是什么?百度百科里说,慈善是指对人关怀而有同情心,仁慈而善良。我想,慈善不仅仅是对人,对动物亦然。杰克·伦敦说,丢给狗一块骨头算不上慈善。和狗同样饥饿,又能和狗分享一块骨头,才是慈善。

是啊,你看得见一只狗眼里的饥饿,看得见一只猫眼里的寒冷,那么,你一定也能看见一个人的辘辘饥肠,看见一个人的瑟瑟寒心。

慈善也不仅仅是富人们的专利,而是有心人的专利。这有心人,是心中装着小火盆的人,而悲悯是那火盆里的炭,生生不息地输送着对尘世的热情。

悲悯,是冷凉尘世里的炭。有它在,一颗颗心才不至于僵硬,世界也不至于坠落到冰点。

【睡在炊烟里的母亲】

摸着黑回家的母亲,与黑暗融为一体,像一片不被人知的最单薄的影子,贴着地面,缓缓蠕动。

她把钥匙丢失,打不开自己的家门,就像人间的祈祷,打不开耶和华的门。

母亲老了,总是遗忘。晾晒的衣物忘了在下雨前收回,莫名其妙就弄伤了手脚,衣服上的扣子去向不明,做饭煳锅底的次数越来越多……有人说,这是老年痴呆症的前兆,的确,现在的母亲,有时候甚至分不清左手和右手。

唯一忘不掉的,是她自己的孩子。三个儿子,三颗骄傲的星星。三个女儿,三件贴心的棉袄。忘不掉孩子们的生日,大概她也知道自己的记性不佳,便在日历上找到那些日子,然后叠起来,用以提醒自己。

除了儿女,母亲的口袋空空如也。

如今,儿女们如鸟一样飞远,母亲的桌上只有一双孤独的筷子。母亲,被冷落在遥远的炊烟里,一转身又是一年。

看到炊烟,就看到母亲了。我总是这样想。并习惯了这样去看每个人家的炊烟:炊烟缓缓,那一定是孩子们都在母亲的怀里,母亲用她的安详笼罩着孩子们的美梦;炊烟凌乱,那一定是孩子们迟迟未归,母亲牵肠挂肚,急得在院子里打转。

那时,我就是个喜欢疯跑的孩子,也是喜欢哭泣的孩子,满脸鼻涕的孩子。可是,母亲依然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抱起,毫不犹豫地,深深地吻下去。

一丝风也没有的时候,炊烟笔直笔直的,那很像年轻时候的母亲,身材高挑,相貌出众,被村里无数后生的眼睛偷偷地打量过。

可是一阵风就会将那笔直的身段吹弯,就像现在佝偻着的母亲。原来,炊烟也是会老的啊。母亲,用褶皱,用后半夜的一盏油灯,用老花镜,用哆哆嗦嗦的手,用手上的针线……爱着我们,却极力不发出声来。哪怕一声轻咳,都埋在一块柔软的巾帕里。

驼背的母亲,离土地越来越近。我担心有一天,她的头会低得触到地面,那是母亲的句号。如果耳背的上帝还能听见我的祷告,我不祈求风调雨顺,不祈求鸿运当头,只求让母亲可以伸直了腰身,好好地抻个懒腰。

柴米油盐,是这一生和母亲最亲密的事物。厨房是母亲的舞台,围裙是她的道具,锅碗瓢盆是她的乐声。即便在艰苦的日子里,母亲也总是认认真真地做饭,从来不对付。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是母亲却不一样,没看见她用了多少食材,却总能变着花样地做出许多可口的饭菜来。母亲在厨房里劈啪作响,把贫苦颠得上下翻飞,把日子炒得香滋辣味。灶台底下的火焰,总是忍不住窜出来为母亲鼓掌。

而从灶台下欢快地跑向屋顶的炊烟,是缠绕在母亲手上的戒指,一生都未曾褪下。因为,在母亲的指缝间,我总能闻到葱花的味道,家的味道。

所以,我家的炊烟是有着葱花味儿的炊烟。我家的炊烟也是最好客的炊烟,总是微笑的。或是点头,或是招手,欢迎你,挽留你。

纯白纯白的鸽子,大概觉得自己过于清高,离人世有些远。所以总是喜欢从那炊烟里穿过去,让翅膀沾染些人间的烟火气息。

炊烟,就这样在我的目光里一茬一茬地熄灭,又一茬一茬地升起。

今夜,我想念母亲。可是我无法回到她的身边,唯有希望故乡的风能轻一点儿,别把我家的炊烟吹得东倒西斜。因为母亲在炊烟里睡着,她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吧,借着炊烟的暖。

母亲,今夜我们梦中相见。

【生活的放大镜】

父亲是个天性快乐的人。很少在他的脸上看到愁容,即便当时面临着种种无法言说的窘境。

“天塌下来当被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这都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听上去似乎不是那么积极,但却体现出父亲一贯的做人准则,生活中,有点儿困难,没啥大不了的。

一碟花生米就是最好的下酒菜,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哼哼呀呀地来上几句二人转,那时光不知不觉就被他喝多了,时光的脸上浮现着动人的红晕。

父亲眼神不好,总是喜欢拿着放大镜读书看报。有时候读着杂志上的笑话,会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肆无忌惮,而且不忘大声念给我们听。

父亲说,生活啊,就该拿着放大镜去找快乐。

让琐碎和辛酸在眼底飘过,不去计较。但是细微的快乐,不要放过,要细细品味。父亲的“放大镜哲学”令我受益匪浅。我用它捱过了生命中最艰苦的时光,高考落榜、失恋、下岗、被歹徒伤害……日子再苦,都不忘给生活挤出一个笑脸来。这不是自欺欺人,这是对待生活的一种积极的态度。

有一年冬天,和女友在广场散步。身旁的几棵树上,一群麻雀在树间追逐嬉戏。这时,耳边一串带着童音的笑声收回了我们的目光,一个卖玫瑰花的小女孩也正看着那群麻雀。雪飘在她冻得发红的脸上,飘在她怀里那束玫瑰花上,飘在她单薄的身上,她却沉浸于眼前的景致,全然不顾风雪的寒冷,喜悦在自己的快乐中。

小女孩向我们兜售她的玫瑰花,我们毫不犹豫地买下几朵。小女孩欢快地接过我们递过去的钱,继续关注起树上的那两只麻雀来,笑得那样灿烂。小女孩此时心里一定是温暖的。她并不为自己的穷苦发愁和悲伤,那份满足的神情,让我想到歌奇兰笔下的那个快乐的流浪女。她说,天空有鸟儿飞过,这就是她的圣诞礼物。一片羽毛,一片阳光,一束花或者一朵云,都是上帝对她的宠爱。

我们与她聊天,知道她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了,可是她并不灰心,她说,等自己挣够了学费,就会回到学校里去继续读书。“我很想我的学校,很想我的课桌,不知道老师会把我的课桌分给谁去坐了呢。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啊,我在我的课桌侧面,偷偷地刻了几个字呢,你们猜是啥?”我们猜不到,她笑呵呵地接着说:“我刻的是‘等我回来’”。

那几个字仿佛是她和她的课桌之间的秘密之约,彼此快乐地盼望着重逢的那一刻。眼前的困苦,在她看来,不过是一场插曲,就像一个电视剧,每每到了高潮的时候,总要插进来一段广告一样,而且还不忘提醒揪着心的人们: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随便往桌子上刻字,就不怕老师批评你啊?”小女孩很可爱,我们忍不住继续和她打趣。

“不怕,因为我当时拿着放大镜刻的,那么小的字,不拿放大镜根本看不出来。”说完她笑得更欢快了,害得树上的麻雀都忍不住停止唠叨,朝她这边望。

她穿得很少,我禁不住问她冷不冷。“冷”,她说:“不过春天马上就要来了,你看,那些麻雀也冷,可是它们多快乐啊!”

我们看到的是麻雀,小女孩看到的是快乐,就因为小女孩在用放大镜观望着生活。

这个世界上,精英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每日面临的也都是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小事,免不了婆婆妈妈,但即便如此,快乐也是必不可少的,哪怕是很细微的快乐。

正因为那快乐细微,我们才更应该珍惜,好好去回味。按照父亲的说法就是,用放大镜去映照那些细微的快乐和幸福,那快乐和幸福就会被放大好几倍。

西安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癫痫发作怎么治辽宁癫痫病医院郑州治癫痫病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