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一灯如豆(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茶艺

在没有月亮的晚上,村里人都早早关了门。

我和妈妈两个人,围坐在一盏油灯下,墙上妈妈的影子好大,我虽然幼小,影子也很大。

油灯昏暗,时不时摇晃,妈妈剪一下灯花,就亮一点了,我老是叫妈妈剪,妈妈说费油的。

妈妈有做不完的针线,我就玩着纽扣,让它们在桌上排队。或者玩麦秸。把麦秸一头剪散开,放一颗黄豆,对着吹,黄豆会在上面跳舞。

有时灯火会爆一下,火花虽小,但好漂亮,我很喜欢这样。

爸爸要回来吗?我问妈妈。快了,妈妈说,你不是看见灯花爆了吗?

灯花爆就意味着有喜讯来,于是我眼睛看着灯火,耳朵老听着门外,有无响动的声音。

爸爸果然回来了,我欢呼雀跃。我印象中爸爸老是晚上到家的,三人围着桌子。爸爸从城里带回粽子糖, 糖蜜里裹着一粒粒松子,好吃又好玩。还有沙核桃,香,爸爸剥得快,我吃得快。妈妈也不做针线了,一起吃沙核桃,一起听爸爸讲故事,什么三海经啊,封神榜啊。灯火被拨得亮亮的,映着妈妈红红的脸和爸爸明亮的眼睛。

“爸爸别去城里上班好吗?”“好的,不去了。”爸爸答应我。晚上睡觉时,我两手紧紧箍着爸爸脖子,这样爸爸就不会逃走了。

第二天醒来爸爸还是不见了,我嚎啕大哭。

爸爸走了,到城里去了,粽子糖也吃完了。妈妈继续在灯下针线,我继续数着纽扣,用麦秸吹豆子。幽幽灯火摇摇晃晃,我常常盼望着灯花会爆一下。

“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来?灯花都爆几次了。”“快了,再等等。”妈妈安慰我,她放下针线,把着我的小手,靠近油灯,在墙上映出羊的剪影。动动手指,我两一起念,“小山羊,哞哞叫……”

后来我和妈妈的户口都迁到了城里,和爸爸还有哥哥姐姐们在一起了,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城里的电灯亮堂堂的,照亮整个屋子。没有月亮的晚上,外面照样不黑。晚上不用凑着油灯,我从这间屋玩到那间屋。

多年以后,我成了一名知青,到了一个叫太仓的地方插队务农。

农村是没有路灯的,在没有月亮的晚上,我在田埂上走差点掉到水沟里。

我还算聪明,晚上用碟子放些豆油,用一根棉线沿着,虽然有烟,也能照明用。

生产队长看见以后,拿过来一盏煤油灯,用玻璃罩着,边上有个齿轮好扭动,比我的油盏亮多了,且没有烟。

以后,看我煤油差不多了,他总去镇上时给我捎带些回来。

没处可去到晚上,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这盏灯陪伴我。在灯下我读了好多世界名著,《复活》《安娜,卡列尼娜》《悲惨世界》《红与黑》……这些书和这盏灯,年复一年陪伴着我,驱走了黑暗、孤独和惆怅。

时光飞速,岁月不能复制,油灯也进了博物馆,

它退出了生活舞台。

如今处处灯火辉煌,谁还会想到油灯。但这个特殊的年代的产物,在记忆中却难以抹去。

尽管一灯如豆,依然照亮我的生命旅程。尽管周围黑暗,依然渴望世界的美丽温暖。无论是幼小的心灵还是青春的目光。

(原创首发)

西安癫痫病治疗医院怎么样西安癫痫病到哪看治疗癫痫大概会花多少钱?青少年癫痫可以治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