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书包(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茶艺

周末,在家收拾厨子,我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棉布包袱。看到这个棉布包袱,我不由感觉很是新奇。如今,家家户户都有专门的衣柜用来盛放衣服,这种棉布包袱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可今天,我却偶然间发现我家还有这样一个有着年代感的棉布包袱,怎能不令我惊奇不已呢?我迫切地想知道这包袱里面放着什么,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袱来看。

当我打开包袱,看到里面整齐叠放的三个书包时,先是感觉奇怪:用一个棉布包袱放着这么几个年代久远的旧书包干嘛啊?出于好奇心,我伸手拿过三个书包来看,可当我展开书包细看后,心里却不由得涌起了一股暖流,眼睛也渐渐有些湿润了。

这三个书包,都是我曾经用过的,至今至少已有20年的光阴了。若不是今天偶然发现,我早已忘记了它们的存在,可没想到它们却被一直好好地珍藏着……

【布块书包】

最上面的一个书包,是用许多颜色的布块拼接而成的,我叫它“布块书包”。那是我所拥有的第一个书包,也是妈妈亲手给我缝制的第一个书包。

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看到大孩子背着书包神气十足地去上学,很是羡慕。回到家,我哭着闹着,非要一个书包不可。可那时家里穷,哪有钱去给我买书包啊,就是用手缝制一个书包都没有那么多的布。可儿时的我,根本不懂家里的贫穷和困窘,只是一味哭闹着要书包。妈妈被我哭闹烦了,扬手就把我揍了一顿。被妈妈揍过一顿之后,我不敢再哭闹,可心里却觉得委屈,于是,我抽抽嗒嗒地跑到屋里,趴在炕上无声的流泪,哭着哭着,却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当我醒来时,发现天已经黑了。我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心里却还在生气,气妈妈不满足我的要求,更气妈妈打我。可当我起身后,却看到妈妈正在微弱的烛光下,用手不停地缝着什么。我凝神细看,才发现妈妈正在做着一系列的事情——先是找出各色各样的布块,把它们以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角度拼在一起;然后,再穿针引线,细心认真地一针一线飞舞着;缝完一块,妈妈就要赶紧用手不停地抚平,要不,缝在一起的布块就会疙疙瘩瘩的,既不美观,更无法再往下接着缝制。蜡烛的光很微弱,在烛光下缝制东西更是费眼睛,所以,妈妈总是缝一会就用手揉揉眼睛。那时,我因为年幼,根本无法体会妈妈的辛苦,只是看到妈妈为我缝制书包,不由得暗自欣喜,就连妈妈打我的疼痛也忘记了。我满脸含笑地看着妈妈为我缝制书包,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妈妈见我醒了,就高兴地拿着布块书包给我看,说道:“丫头,看好看吗?这是妈妈给你做的……”“啊,好看,好看!”没等妈妈把话说完,我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从妈妈手里抢过了书包。可在我碰到妈妈的手时,妈妈却不由得哎哟一声,我很奇怪,就问妈妈怎么了。妈妈却笑了笑,说没事。听妈妈说没事,我也就没在意,满心都是那个漂亮的新书包了。我背着新书包,满心欢喜,就连吃饭都没舍得放下。后来,还是妈妈拉着我去吃饭,我才背着书包恋恋不舍地来到了餐桌前。

妈妈盛好饭递给我,这时,我才注意到妈妈的手指又红又肿,我吃惊地问妈妈:“妈妈,你的手怎么了?怎么又红又肿的啊?”妈妈看了看自己的手,而后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快吃饭吧。”我狐疑地望向妈妈,忽然又发现妈妈的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好像没睡好的样子。我很奇怪,又问道:“妈妈,你昨晚没睡好吗?怎么你的眼睛也很红啊?”没等妈妈说话,爸爸走了进来,答言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昨天哭闹着非要书包不可,你妈就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给你做了一个,你说你妈能休息好吗?”听到老爸的话,我心里对新书包的欢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妈妈的愧疚。我连忙拉过妈妈的手细看,才发现妈妈的手指不只又红又肿,拇指和食指还有好些针眼呢!看着看着,我不由得哭了,一把就把背着的书包拽了下来扔在地上,然后,我扑到妈妈怀里哭喊着:“妈妈,我不要书包了,再也不要书包了!”妈妈看我哭得伤心,就用手臂搂住我,用手抚摸着我的头,柔声说道:“丫头乖啊!妈给你做书包,妈心里喜欢,妈不感觉累,也不感觉疼啊!”

自此,这个书包就成了我的最爱,在我刚上学时,就是背着这个布块书包去的。长大后,在读了孟郊的《游子吟》后,我总是深有感触。每每读这首诗时,总能想起妈妈深夜在微弱的烛光下为我缝制书包的情形,心里也总会盈满温暖和感动。

【碎花书包】

第二个书包是一个白底粉花的碎花书包,洁白的底色,上面缀满粉嫩的小花,看着就令人喜欢。这块布本是妈妈买来打算给我做衣服的,可看到这块花布,我满心喜欢,就想着要这样一个碎花书包。于是,我百般央求,哼哧磨叽了好久,才让妈妈同意给我做一个碎花书包。

书包做好后,我高高兴兴地背着去了学校。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我的碎花书包得到了所有人的喜欢,尤其是小女孩更是爱不释手。其中,有个小女孩看到我的碎花书包,就要借来背背看。可我刚刚拥有的新书包,新鲜感还没过,又怎么会舍得借给她呢?更何况,当时,碎花书包在我看来,就是世间最美的书包,背着它,我很有优越感,才不会给她背呢!我不肯给,小女孩非要,于是,我们两个拉扯不休。相互拉扯之间,一时没控制好力道,我一下子被小女孩拽倒了,而且,额头非常凑巧地磕在了桌角上。霎时间,我的前额就磕破了,血流不止,而滴滴鲜血滴落在碎花书包上。

因为小学就在我们本村,所以,妈妈很快就赶来了。妈妈看到我满脸鲜血,不由得赶紧跑到我身边,搂住我,不停地问着:“丫头,丫头,没事吧?”我本来被吓呆了,看到妈妈之后,我不由得放声大哭,朝妈妈哭喊着:“妈妈,疼,我疼!”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不由得心如刀绞,满面含泪地抱起我,急匆匆地向医生家跑去。到了医生家里,医生看了看,不由得摇头说:“唉,伤口太深,孩子又小,我没把握处理好伤口,你还是赶紧带孩子去医院吧。”听到医生这样说,妈妈来不及多想,找了一辆拖拉机,就急急忙忙地赶去了县医院。在路上,妈妈还在不停地喊着我:“丫头,丫头,你没事吧?醒醒,醒醒,睁睁眼,可千万不要睡啊……”一路上,妈妈不停地呼喊着我,就害怕我一觉睡过去,不再醒来。

到了医院,经过处理、缝合,总算把我的伤口处理好了。这时,在外干活的爸爸也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妈妈看到爸爸后,不由得失声痛哭,之后,则晕了过去。也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妈妈一直晕血的。妈妈最怕流血,一看到鲜血就会昏死过去。可为了我,妈妈坚强地挺了过来,她一直都只顾担心我了,根本没注意流血的事。待爸爸来后,妈妈才放任自己的柔弱;在知道自己的女儿没事了,她才让自己晕了过去。

双手拿着碎花书包,看着上面已然干涸的点点血渍,回想起曾经的往事,我不由得泪流满面……

【黄帆布书包】

最下面的是一个黄色的帆布书包,这是妈妈买给我的第一个书包。

那时,我已经上初中了,年岁渐长,慢慢懂得了要好与虚荣。那时,早已不再流行手工缝制的粗糙书包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大方洋气的帆布书包。初中时,谁若是能背上一个帆布书包,绝对会获得所有人艳羡的目光。作为一个小女生,我也不可免俗地想要那样一个既美观又时尚的帆布书包。可是,那时正是我家里最艰难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在上学,父母供我们两个上学已经很是艰难了,又哪会有多余的钱来给我买帆布书包呢?

可是,作为青春年少的女孩,我也有着自己的虚荣心。尽管,我知道不应该,但我还是张口和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要了一个帆布书包。这个朋友家境很好,送我一个帆布书包,对她来说,绝不是难事。

当我背着我要来的帆布书包,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之后,妈妈看到我背着的帆布书包问我:“这书包是哪来的?”听到妈妈的话,我不由得开心笑着回道:“呵呵,这是和我一个好朋友要来的。妈,你看好看吗?”说着,我就从肩上把帆布书包拿了下来,递给妈妈,要妈妈看。可妈妈并没有伸手接我的书包,只是很平静地问了一句:“和别人要的?”“是啊,我知道你们没钱给我买,可我又想要,就干脆和朋友要了一个……”没等我把话说完,妈妈就一手打落我手里的书包,之后,又给了我一巴掌。看到妈妈如此凶狠的模样,我不由得被吓呆了。妈妈这是怎么了?

就在我发呆之际,妈妈又连着打了我几下,嘴里还不停嚷着:“谁要你和别人要东西的?买不起,你不会不买吗?干嘛要张口和别人要东西!”

妈妈的打骂,激起了我的怒火。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和妈妈嚷了起来,我高声地喊着:“你们若是有钱给我买书包,我至于和别人要吗?我知道你们给我买不起,所以,我没和你们要,我和朋友要,怎么了?”

妈妈听完我的话,不由得停住了对我的打骂,瞬间,妈妈苍老了许多。妈妈不再言语,而是带着满身的伤痛回了屋里,直至晚饭时都没有出来。

第二天,我放学回来,妈妈把我叫到了屋里,把一个黄色帆布书包递给了我,和我说道:“给,这是给你新买的!你把和你朋友要的那个,还回去吧!”接过妈妈递给我的帆布书包,我感觉很奇怪,抬头就要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可当我抬头看妈妈时,忽然发现妈妈的长辫子不见了。我吃惊地问妈妈:“妈妈,你的辫子呢?你怎么剪了短发?”妈妈只是风淡云轻地说了声:“总是扎辫子,感觉腻了,就剪了短发。”说完之后,妈妈把帆布书包塞到我手里,还不忘嘱咐一声:“记得把你朋友的书包还回去啊!”说完,妈妈就转身去做别的事了。

我拿着帆布书包呆愣了好久,直到爸爸回来。爸爸看到我在发呆,就随口问道:“干啥呢?怎么在这站着发呆啊?”之后,看到我手里的书包,爸爸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行了,你妈给你买了,你就收着吧。但别忘了把你朋友的书包还回去啊!”说完,爸爸摇着头就要离去,可我却拽住了爸爸,我略带迟疑地问爸爸:“妈妈怎么会有钱给我买书包啊?而且,妈妈的长辫子呢?妈妈不是最喜欢她那条又粗又黑的长辫子吗?”爸爸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叹口气,才回道:“唉,昨天,你的话让你妈伤心了。你妈哭了一夜,也自责了一夜。今天天不亮,你妈拿着剪刀在镜子前照了许久,最后,一咬牙就把辫子给剪了。今天你妈专程去城里把辫子卖了,卖了钱又去给你买的书包……”我没听完爸爸的话,当我听到妈妈把辫子剪了、卖了,才换来钱给我买了这个书包的时候,我抑制不住感伤,急匆匆地去找妈妈了。

我跑到屋里,却看到妈妈在偷偷地哭泣。刹那间,我心里百感交集,就像小时候一样,一下子扑到了妈妈怀里,痛哭不止。妈妈看到我哭了,就止住了哭声,用手抚摸我的头,柔柔地说着:“丫头,不哭,不哭啊!妈心里高兴着呢,总算给你买上帆布书包了,你以后可以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但你一定要记得:咱人穷,可志不能穷!想要什么,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换取,千万不要去和别人张口要东西。”听了妈妈的话,我才懂得妈妈的一片苦心:原来,妈妈是害怕我养成随意和别人要东西的坏习惯,而不去自己努力获得。懂得了这个道理之后,我读懂了妈妈的一片慈母之心,我没说话,只是在妈妈的怀里重重地点了点头。但从那时开始,我再也没有开口和别人要过任何东西,想要什么,就靠自己去努力争取、去努力获得。

可是,我心里仍然有着深深的遗憾——自那时起,妈妈再也没有扎过辫子,直到如今,仍是一头短发。我曾和妈妈说过,让妈妈再扎起她那又粗又黑的长辫子,可妈妈总是笑着说:“都成老婆了,还扎辫子干嘛?短发多好,利索,还方便!”

看着这三个书包,回想着往事,我不由得陷入了回忆之中。这时,却传来妈妈的声音:“哎呀,你怎么把这几个旧书包翻出来了,都好些年了,快扔了吧。”说着,妈妈就要拿过这些书包,可却被我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我嘴里不停地说着:“不能扔,不能扔,我要留着,留一辈子,让它们一直陪着我……”妈妈拗不过我,也就随我处置这几个书包了。

回来后,我把这三个书包重新洗过,用真空袋把它们仔细地装了起来,又把它们挂在了衣橱里。我要好好地珍藏它们,这不只是珍藏书包,更是珍藏纯纯的母爱和深深的感动!

癫痫病怎样才能治好?山西癫痫医院排名治疗癫痫病要多少钱癫痫能治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