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降临】他从云端来(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他从云端来,裹一身月饼甜香,携一串童稚笑闹,落入了千里之外我的眼眸。

那时我正悲秋,不知何故竟念起奶奶当年旧事,感慨人生起落无常,悲叹欲孝而亲不待。正所谓每逢佳节倍思亲,明月夜,小轩窗,举头望天天不语,泪落无声独自伤。却不料,回首低眉处,竟有少年自云端飘落,翩翩然一俊美小子,活泼泼如山野精灵。他衣着素朴,甚至有些寒酸,但眸子里闪现的光华足以点亮四周的暗淡。

我呆了,泪痕未干竟笑了,笑他的聪明笑他的憨,笑他的顽劣笑他的鬼,恍惚间我也回到了青葱岁月少年时光。他奔走于田间地头,游走在深林幽谷,上高山,爬悬崖,下河道,入沼泽,捕鸟掏蛋,抓鱼捉鳖,煨红薯,摘杨梅,打陀螺,练武术,似乎就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干不成的事。恰似花果山水帘洞的美猴王,他野性十足,胆大心细,身手敏捷,点子奇多,身后永远跟着一群毛头小子黄毛丫头,调皮捣蛋,野趣盎然。这样的生活,熟悉而又陌生;这样的少年,亲切而又神秘。

我试图对话少年,可手指轻点,倏然醒悟,秒回现实。

他自然不再年少,如我一样,不经意间已是跨入中年,虽眉宇间依然有少年时的清秀俊朗,可举手投足已多了岁月赋予的成熟稳重。眼下的他画风清奇,爽朗健谈,幽默诙谐,出口成章,落笔成趣,让人感叹岁月鎏金,美好依然。我感谢他的生花妙笔,还原一个如此可爱的顽劣少年,凝固一段难以复制的美好时光,让往事不仅可追还可感。人世间大概真有一种感应叫心有灵犀,这妹妹好似早就认得,宝黛初见时宝玉的惊奇,此刻我竟然也有。于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不觉时光之流逝。

我一向没心没肺,一路走来一路丢,可在他这里,我找回了自己已逝的童年,唤醒了已然沉睡的记忆,而他俨然就是自己曾经尾巴式跟随过的邻家大哥。我好开心,无话不谈,无言不欢,忘了今夕何夕,天涯异地,甚至将自己不轻易示人的书画练笔也分享与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让他明白,我就是那个小时候一直跟着他,却从来不让他发现的小不点啊。

自此,这位突降的天外来客,俨然成了我的座上宾,我希望他能常驻,给我静如死水的生活带来些许活气。可日有盈亏,月有圆缺,一见如故的萍水相逢,终敌不过相向而走的渐行渐远。我望向他,他望向我的身后,我们渐至疏离,乃至反目成仇。

我开始了漫长的回溯与反省,也开始了执着的行走与救赎,我记录自己的感受与见闻,也顺便收集坊间有关他的传说。我有太多的悬疑和不解,只可惜,他竟然人间蒸发,连同那些娇嗔狐媚,一同失踪,只留下一些粉色符号依然迎风招展,述说往日的嬉闹与欢笑。在那段时间里,世界是灰暗的,人是悬浮的,而心则是恍惚又恍惚。据说,湘西苗族有一种蛊毒,会让人情不自禁,执念难弃,中者莫能逃逸。我想,我大概是撞了鬼了,或者说是中了蛊了,否则没法解释。

一面是无奈接受恼人的真相,一面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无视这一真相,对我来说,实在是有点不堪其累。

他从云端来,又回云端去,这过程恍如南柯一梦。

想起一句话来,一杯清水你老是晃动,它也会浑浊。反之,就算是浑水一杯,若任其自然,沉淀下来,也会变得清澈。我想,很多事情就坏在人为的折腾上,这好比一场滑稽演出,没了观众,没了喝彩,演给谁看?自然热情退却,各自散去。

生活之河,缓慢而沉静,有关他的记忆,也渐渐化石而沉,淹没在时光之流里。

可山河仍在,风水流转,一夜春风,万念复苏。

我实在是想知道,那山野精灵一般的少年,究竟来自何地,那里又有怎样的山水胜景,如今又是何等模样?那当年的老屋和校舍是否安在,是否依然能找到当年他的位置,感受他残留在那的昔日的气息?他登过的山,涉过的水,嬉闹过的田园和野地,我都想去看一看。看看是否如我家乡一般,傍绵亘青山,看茂林修竹,临潺潺流水,听渔歌唱晚。我还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妈妈能培养出这么可爱的少年?我更想知道,这少年走过了怎样的青年时光,又有怎样的璀璨经历?如今步入中年的他身边又活跃着一些什么人,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我本能地认为,这无处不在的似曾相识绝对是有现实原因的。

我渐渐能理解他的招风,理解那些狐媚传说。试想,少年时便追随者众,如今经过岁月的打磨,风度翩翩、睿智幽默的他怎会有如我一般的孤独?他已然步入中年,当年的那些追随者们自然也已步入中年,只是年华可以老去,但追随却可常新,正所谓“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合情合理,自然而然,无需讶异。

带着这积蓄已久的疑惑,我打破了长期以来的沉寂。想想看,以我之好奇怎么可能真正让一段美好记忆风干成一具木乃伊?

我们见个面吧?就当是走亲戚。

大概是类似的好奇心理,原本化墙而立的他竟然说话了:

好的,我过去。下午三点出发,大概三小时后可到。

几年来的吵吵闹闹,沉沉浮浮,如今终于要破冰了。

这消息来得有点突然,我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知道,万一真来,我该怎么做。毕竟,这在我没有先例。

我照旧干我的活,扫地,拖地,整理房子,超市买菜。周末时光,一如往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天已擦黑。没有消息。

超市手机支付时,看到微信留言未接来电,我有些傻眼。

怎么可能?怕什么?你在哪?

我有一种即将揭秘的惊喜。你想想啊,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今日得见庐山真面目,我岂可让他擦肩而过?

等我将两大袋菜放回家中,走出小区大门,四下张望,却未见他身影。

莫非真的走了?正当纳闷时候,一声熟悉的“我在这”从前方小区另侧大门口传来。

我寻声望去,只见一修长身影从道旁树下走出,白衬衫,黑西裤,西服臂间搭着,好干练!旁边几位保安笑吟吟目送,貌似刚经历过一次愉悦的交谈。

他自云端来,眉间带笑,犹如邻家大哥久别重逢。

哈尔滨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西药治疗好不好丙戊酸钠片治疗癫痫的功效有什么沈阳有治癫痫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