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穿过大雾去看你(随笔)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一场大雾将天地笼了个严严实实。房子啊,车啊,人啊都坠到了白色的梦里。房子在白色的纱帐里酣眠;车子在白色的波浪里漂流;人呢?白色的丝带蒙上了眼,缠上了身,他在白色中挣扎。他又在一刻不停的寻找,他想穿过这场大雾,撕开白色的梦的外衣,去看你……

而你,好像还站在大太阳底下,喊他:“二公子!”这哪像你该喊的话。他的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笑脸映着火热的骄阳。你说:“天真热!”他说:“酷暑难耐。”你说:“咱在地头树荫下歇会凉。”他说:“嗯,咱们到浓荫下休憩一会。”你说:“咱家的二公子就是不一样。”你咧开大嘴,哈哈的笑。拉着他的粗糙大手像砂纸。他也抿着嘴笑,心里却是满满的自豪和骄傲。树枝上午休的鸟儿被惊到了,扑楞楞展开翅膀飞向蓝天,疲惫和汗水在笑声里飘散,他浮在笑声里开始做一个青天白日下的美梦。

你领着他去赶集。没别人,就你俩。你骑着家里用两斗黄澄澄的麦子换来的红旗牌自行车,他坐在后座上紧紧的抓着你衣服的后摆。从没跟你赶过集,他的心里慌慌的,像揣了只小兔。一条大街像是没有头。你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街南头新出炉的点心在笼屉里飘着香气;街中心胖婶围着个油乎乎的大围裙,她一边擦着汗,一边卖力的吆喝:“葱油饼,香喷喷的葱油饼!”他一路上都在咽唾沫。他不跟你说,他也没向你要。你虎着脸,推着车。一言不发。在街尽头的水果摊前,你终于停下了脚。你买了两根香蕉。你把香蕉递给他,他惶惶的接过来,却不知道从哪里下嘴。你拿过香蕉一下下剥开香蕉的皮,他接过来匆匆的把嘴往摇摇欲坠的香蕉头上凑。一口吞了半截,剩下的掉到了土地上,好过了街边流浪狗。他的脸一下子通红,好像全街上的人都在看着他。而你却别过脸去,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咱回家!”在回家的后车座上,他细细的品尝着另一根香蕉的滋味。他觉得那是天底下最好的味道。

拆旧房,起新屋。他翻天捣地的瞎翻腾。小时侯玩过的木头船,旧年里奶奶纺棉花的纺花车,还有些黄铜做的子弹壳……在两根椽子的缝隙里,他竟抽出一根深青色竹子做的半尺多长的管子。管子上有八九个眼。他不认得,兴冲冲的拿过去给你看。你正忙得不可开交,可看到他手里的东西,你停住了手。“傻小子,这是笛子。”你拍拍手上的灰尘,转身到老屋里拿了瓣蒜。他莫名其妙,瞪大了眼睛看。你小心的剥开外皮,在露出的蒜瓣与外皮之间,你轻轻的褪出一层极薄的薄膜。然后你把这片薄膜贴到其中一个眼上。手臂一横,嘴唇微启贴近一个孔眼。只见手指在几个孔眼上翻飞,悠扬的声音如天籁般从此传来。一曲终了他都不觉。“咳……好久不吹都生了。”你擦擦笛子递给他又转身忙去了,他却半天回不过来神。看着那个佝偻着腰身忙碌的身影,他感觉你在闪闪发光。从此,在他的心底又埋下了一个梦想……

这么多年,他在长大,你在变老。你说:“下一粒种,就能长出一棵庄稼。只要照管,就没有结不下果实的种。”你说:“有本事就要露出来,是好钢就亮出刃。藏着掖着有啥好处?”你说:“你们小的时侯,家穷。可我还是老往口袋里揣几毛钱。你们要,我就给。可钱都磨烂了也没见你们伸手……你们都懂事……说到底还是那时穷啊……”记得当时听了这话,他的眼角湿润了。你还说:“走得再远也别忘本……那土话(方言)是那么容易忘?不要给我拽洋腔……”在他的眼里,你亲切,你总拉着他的手,满含怜爱;你威严,威严的他看到你就怕;你有才,没谱也能吹成歌;你果断,吐口唾沫能成钉;你顶天立地,有你在他啥也不怕。

只是,他总觉得,你离他有点远。有多远?他说不上来。反正看着在眼前,想着却隔了一条沟;好像抓着的手里有你的温度,抚上去的感觉却有层纱。像密不透风摸不到边的青纱帐,像白白的浓浓的如大雾般坠入里面的一场朦胧的梦。他以为,他还小。他盼着长大,他想着,有一天等他长大,等他有你高,等他有你壮,等他可以平视的看你的眼睛,他就会发现你眼底的忧伤……

这一切,从什么时侯开始变了?他不记得。好像也与一场大雾有关?那个雾蔼沈沈的黑夜,你独自骑了车去一个陌生的村落。这是你的工作。对,你是一名厨师。不知道你这一天是怎样的忙活,火炉的炙烤与蒸汽的熏蒸,你是如何的疲乏。夕阳西下,倦鸟归林。黑夜像一个怎样巨大的手掌将一切遮盖。家里十几瓦日光灯惨白的光线还有他。门栓,还有墙角的小黑狗,他们都心神不定。八点,九点,十点……煎熬在空气中发酵。就在他急不可耐的穿衣闯出大门的当口,你回来了。你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终于到家了。”你灰白的鬓角映得夜好亮。呵,到家了。你说,你迷了路,一直走在相反的方向。你一直在这沈沈的暗夜中游荡。你拨云穿雾,你寻寻觅觅,却始终找不到家的的方向……怎会找不到?他想。家不是一直在吗?

你开始在外面酗酒,眼神迷离的回家。你把他叫到桌前,一遍遍絮叨。你大着舌头。你说,我说的话是放屁?你们为嘛不听?他一言不发。你说,你们都以为我是酒鬼,不愿意理我了不是?他想争辩,可是张了张嘴没出声。你说,你以为我老了,没用了不是?他看到你的眼圈有点红。有泪点从你的眼窝里往出涌。然后顺着脸颊的沟壑一点点向下流淌。你说,小兔崽子!翅膀硬了……你用大手一把抹去满脸的泪。他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发酸发胀。他想抱你,安慰安慰你,可他做不到;他想劝你说,少喝点。可刚说出口就被你用巴掌挡了回去。他站起来给你倒了一杯滚烫的浓茶水。他看着你,而你却踉跄着起身回房间去了。你弓着背蜷成一团,像一个抽搐的大虾米……隔着泪眼,他看着你是如此的陌生。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他想不透。现在的生活不好么?最困难的时侯不是都挺过去了吗?他可以每次回家买一大串的香蕉孝敬你,不是吗?可是,好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不是吗?他以为,等他可以平视你的时侯,就一定能撩开那层薄薄的轻纱,不是吗?可是为何?那场从陈年旧岁里就开始弥漫的大雾却越来越浓?

他憋着一股气,抓着岁月的枝枝叶叶往回走。他摸索着。黑夜裹着他,浓雾缠着他。他试着探寻你留下的深深的脚印,他不时的尝一尝你当年汗水的滋味。他看见你披星戴月在庄稼地里奔忙;他看见你为了凑钱无助的眼;他看见你失脚从崖畔掉落摔断了腿;他还看见你在夕阳下被拉长的孤独的身影。你并不高大,也不壮。你只是一直在尽力张开双臂变成大伞,你只是心甘情愿的苦苦支撑……他忽然间明白:原来,在浓厚的大雾中,蹰蹰独行的一直是你……

他庆幸,他终于找到了孤独的你。其实,你离他真不远。其实,你一直攥着几毛钱的零票等着他。其实,你真的很简单。你只是一位父亲,一位天底下最普通的人。

而你只需要他回来,像小的时侯一样。穿过那场浓浓的大雾,推开那扇农家小院的柴门,走到你等待着的身旁,轻轻的说一句:爸,我回来了!然后,他说,好大的雾啊。你说,嗯哪,这雾真的很大……

西安市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