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槐荫树下(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短篇文学

四十年前,当我读到郁达夫的《故都的秋》时,一幅国槐图就深深印入脑海;从此,我对槐树便多了一份偏爱!

小时候,我家老台祖屋的前后,就生长着很多槐树,其中有三棵大树,最大的树龄应该超过百年,需两人才能合抱。自从北宋兵部侍郎王佑在开封建“王氏三槐堂”以来,槐树更是被誉为官禄之吉祥树,深得世人喜爱,尤其为王氏家族后人所钟爱。

我出生在困难时期,姊妹一大堆,后来听母亲说,我们小时候还吃过槐花粥。槐花米据说还是一味中药,尤其是母亲用槐花酒曲做出来的芳香米酒和槐花汤圆,更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真没有想到,槐花槐籽居然还能食用,于是我对槐树又渐渐多了一份感恩与敬意之情。

房子左边那棵最大的槐树,可能是因为早年间被风雨雷电折断了干枝,又生出三个叉枝。我小时候几乎是把它当成了幸福与快乐成长的摇篮,经常爬上去躺在上面,像小鸟一样栖息在树杈上。炎炎烈日当头时,我们一家常常会搬着小竹椅在浓浓的槐树荫下纳凉。晚饭之后,总是挑上担水泼在槐树周围,然后把竹床板凳放在树下乘凉,听长辈们讲董永七仙女的爱情故事。

初夏时节,蝉最喜欢在晚间爬上槐树的枝干上去蜕壳,早上起来我们就会拿着竹竿去扒,然后集攒多了拿到供销合作社去卖。蝉壳是一门中药,能宣散风热、透疹利咽、退翳明目、祛风止痉。那时候,我们好多小伙伴就是靠着捡拾蝉壳卖钱凑齐一年的报名费。

后来,我们长大了,搬家了。那些个槐树便只能出现在梦里,但槐荫树却永远象一种诱惑!

我依稀记得那年夏天,刚分到山区工作的我,正值二十岁青春年华。一次,周末放假,我独自骑车前往某位至亲友人处,他住在那个名为“放鹰台”的小山丘上,那是方圆几十里特别凸起的一块高地,而他所在的尤集中学,就藏在这一大片的槐树林里。

夏天,槐树正是茂盛的时节,枝上那翠绿的叶子映着阳光,闪闪发亮。浓密的枝叶之间点缀着雪白的小花,光艳辉映,仿佛给槐树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白云,神秘而典雅。用不了几场雨雾,白亮亮的槐树花,就一串串珍珠似的挂满枝头,藏在茂密的绿叶中。轻风吹来,花儿时隐时现,淡淡的清香随风飘来。啊,真香哟!成群的蜜蜂在白花绿叶间翩然翻飞,蝴蝶自在起舞,各种知名的、不知名的小鸟,俨然成了这座小山丘的主人。我平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槐树与槐花,漫山遍野触目皆是,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的槐花真让人目不暇接,美到惊心动魄!

近暮,友人搬出两把槐木椅,斟满醇香的槐花酿,我们邀上明月星星,与天对饮!槐荫树下说飘遥,古诗今文遣长宵,一同吟咏赞美槐花的诗句:“槐花十里雪山庄,万树镶银沁脾香。”更有白居易的:“黄昏独立佛堂前,满地槐花满树蝉。”的诗句。

淡淡的月光借着悠悠晚风,时不时从枝叶间偷窥着已零落成诗的一地花蕊。这里整个就是槐树的世界,仿佛间感觉自己已变成了一抹花香!

槐树别称国槐、豆槐、白槐等,为豆科槐属乔木,枝叶茂密,绿荫如盖,在我国北方多用作行道树,配植于公园、建筑四周、街坊住宅区及草坪上也极相宜。

在来北京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北方的槐树长得什么样。三十多年前,当我第一次站在北京前门胡同旁边的大街上时,最先吸引眼球的便是郁达夫笔下的槐树,高大粗壮,褐色的树皮一看上去便知饱经岁月沧桑,配上周边古色古香的建筑,简直就是浑然天成,把故都的悠久古朴、宏伟壮观、深沉大气一展无余。槐树的叶片是小小的,有点像皂荚树的叶子。小小的叶子一串串、一层层,长得密密麻麻,结成了一顶巨大的绿色帐篷,比南方的槐树紧凑。蓝天下,碧绿的叶子衬托着白色的槐花显得分外的美丽,一枝枝槐花,一如随意点染,像一串串诱人的葡萄。

槐花虽不及牡丹雍容华贵,也不及梅花娇艳多姿,但它质朴、素雅,更具有草根的的平民气息与情怀。秋槐的美更是有无数的文人写过、绘过、唱过,并且还将继续下去。前不久,又去了一趟北京,跑遍了大半个古城,让我情有独钟的依旧是这古槐。在宽阔的道路两旁,在幽静的胡同里面,在北大清华、人大以及其他好几所大学校园里,随处可见百年老槐的身影,只有她才能真正体现一座城市的古老,一所大学的底蕴深厚。在北京唯一能够与之陪衬的是粗壮笔直高大的白杨,但最多也不过是像一个后生面对一位德高望重、学养深厚的长者。难怪北京人把槐树尊为市树了!

槐树生长在北国,槐树生长在南国;槐花开放在街头原野,槐花开放在梦里梦外;我常喜欢久久地站在槐荫树下,直到站进这幅永不褪色的国画里。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疾病有效果吗甘肃癫痫医院在哪里为什么癫痫发作之后头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