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丁香】春二则(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短篇文学

(一)寻春

离大年还有半个月,立春了。立春可不就是算作春天了吗?。一年四季该是等长的,可是春天总让人感觉短促。只因它一开始总是隐藏在凌厉的寒冬之后,来如抽丝久久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等到一阵细雨暖风吹过,一夜催开杏花桃李,你惊呼春来了,可它便要急匆匆地逝去了,此后又是一阵干热,我便因此生出了诸多不满。

过了立春了,寒冷依旧。我们心中的春怕是还远着呢。一日的早晨,照例去泉边取水,整个潭面以及泉水流入的河面还是蒸腾着白茫茫的一片水汽,周边湿冷的很,并无异样。等我绑好绳子扔水桶下潭,呀!潭底这是生出了嫩绿的水草吗?夹在去岁的墨色旧草丛里,虽然只有几条,却格外惹眼,它们从幽深的潭底向上生长,今早像变戏法一样窜出了老丛,又迫不及待地伸向潭面,摇曳在我眼前,颇为得意。相比于这几条鲜活的生命,去岁的旧草更像长者,渐渐萎缩放低了身姿,等待着暗绿转为糜黄如潮水般退却,平静而又心甘情愿。泉水很清澈,我望清了新绿的鲜活。

我惊讶又兴奋,周围的一切分明还没有消息,静静的等待着暖风骄阳。你躲在潭底却也知道春天来了吗?即使是春来水先暖了,可是我怎么听说这潭泉水一年四季是恒温的呢?人类细数着日子,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无论从何得知,照这样的涨势,整个潭底应该很快鲜碧了吧,像一块满绿的翡翠。

春并无欺瞒,真的来了。只是我们为生活工作家庭忙忙碌碌,并未发觉春的萌动。我们只想等待春风一夜惹笑了杏花桃李,才确信春天真的来了。殊不知,春天是最会变戏法的,众花固然烂漫,却无不忌雨,只须微雨一宿便可残花满地,顷刻间便将盛世变为恨事,毫不顾念人的惜春之情,更不会等你抽身大饱眼福。由此可见,赏春不能等待春盛一时,立春以后便留心察觉,赏一日是一日,赏一时是一时,若是初春不赏而等仲春,仲春不赏而等暮春,恐怕意外突来,反让你感觉大煞风景。立春以后何时不能赏呢?当我们听到澌澌冰裂,流水渐活,玉兰芽头见长,春便在了。也许春的妙处就在这一朝一夕的变化之中,它要我们留心时时发觉,也这也是我所觉察的关于春的最美的享受。

(二)春风

“沐春风而思飞扬”,春风春雨春情春梦投入文人那里,更是激起千层诗浪,为花草惆怅,为忧情难遣,似乎春天是风带来的。是吗?现在我们都知道是地球的公转,引起太阳直射点的不同。只是古人未必懂得,让风抢了功劳。

春日里最多风,曾居于济南,北方春风与南方不同,刚开始如冬风一般刺骨,后来渐渐和善,却也带了细碎的沙土徐徐拂拂,没完没了,既没有夏风的清凉如水,也没有秋风的萧飒悲壮,袭扰的人皮痒心躁,偶然扑到脸上,嘴巴噗噗几声,生怕沙土入口,所以我总觉得春风生的轻佻,好生惹人烦恼。

咦,此风非古时之风吗?这春风在古人眼里可是无比美好。论语里不是有一篇谈志向的吗?曾子不是要穿着好春服,浴乎沂,风乎舞雩?这可是一桩美事。曾、孔也都是山东人,而文中所讲的沂河,离济南也不过百里。难道天还是千年前的天,这风变了吗?这么说我们失了春心,失去了原始的关于春的仪式,也失了原始的自然吗?

也许在某个地方,一切都未改变,春风还是渺远年代的春风吧!只等着法定节日如清明、五一,便会热情地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有心的人会提前盘算要去某某名地旅行一番,本是一桩轻松自然的美事,硬是让众人熙熙攘攘过成了费钱费力又紧迫的劳苦差事。

明代高濂在《四时幽赏》一篇中讲的好:“幽赏真境,遍寰宇间不可穷尽,奈好之者不真,故每人负幽赏,非真境负人。”在古人眼里,其实赏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世上好景不缺,往往如山间之清风明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非金钱所买,无论何时何地需要的往往是旷达的胸怀,别具一格的慧眼,以及一颗善于发现的心而已。怕就怕在,今人忙忙碌碌,费力追求却又往往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没有一颗真善美的心灵,辜负了这春风与朝露。

今天钢筋混凝土的包围让一切都成了趋之若鹜的奢侈品。一切是多么的唏嘘可叹啊!我们何不细心营造属于自己身旁的一点春意呢?或关心环境与城市营造,或植一株玉兰,或插一支杨柳,或细心理出一片空地,种出春草。将一切都细心布置,过回那甜美的春风盛世。这样当春日来临,我们便可以在自己的门前沐着春风,以真心赏这真境了……

谨将此篇感想献给一切热爱好气象的人们。

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疗重庆癫痫病医院最新治疗办法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