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修百世才能同舟(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短篇言情

这一次带了吉祥彩虹出去,到了永靖县城,那里正举办着龙舟赛。街道上车水马龙,费了一点点周折总算到了银龙宾馆。吃了饭出来,妇联的车已经等在院里了,寒喧之后,问下午想去哪里,我依然说了枣园。我喜欢那里的清新空气和迷人的田园风光,便丢下热闹氛围,丢下忙碌中的朋友,向幽静深处逃去。

车里吉祥彩虹说,这里有个寺院,我们去吧。

陪同的小孔熟悉那个寺院,打电话过去,说海慧师傅正巧在呢。

于是车弯进土路,枣园渐渐甩在了身后,迎面而来的是一望无边的庄稼地,有荷花,玉米,芦苇,树木,池塘。车在一片池塘旁边停了下来。然后,我们步行走过一个桥洞,上了一个缓坡,便到了寺院门前。

吉祥彩虹走在前面,这是她二次造访,心情自然兴奋,见了海慧师傅,双手合于胸前行礼。那个虔诚的样子,与她一贯风风火火的性格大相径庭。我几乎在心里暗笑她作秀,依然用我固有的民族方式伸了手去握,好在海慧师傅并不介意,才没有让我落入尴尬境地。

这是一家小寺院,背山而座。里面只有两个佛徒,长者七十有余,筋骨傲然,就像那院门前百年枣树的干,透着沧桑,沧桑的那个劲儿,让人觉得他为了一种信仰,已经付出了所有内在的精气;少者是他的传人,本家侄子,三十过了,中等身材,一脸的温暖笑容,透着内心的平和与安祥。

他,就是海慧师傅。

大殿正在彩绘,请禅房小坐。

禅房里面一张床,一对沙发,一个柜子,一幅长者画像,简单的一如生存的本身。我就这样置身于另一个境地之中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境地,其实二十年前就有过一次新奇的接触。

那个时候我正当妙龄,去的是峨眉山。当我蹦蹦跳跳撞入一个大殿时,首先落入耳际的是那当、当、当的木鱼声。

寻声望去,我看到了一张清秀的脸颊,正闭目在他的世界里,超然出一份平静的坐姿——左手竖于胸前,右手很有节奏地敲着木鱼。

那个时候游客如云,却不曾惊扰他一丝一毫。

我好奇地盯着他棱角分明的脸看了许久,又围着他坐姿如钟的身体走了两圈,很希望他能睁开眼睛,看一看现实的存在。

我那样急切地希望他能睁开眼睛,是因为他的什么触到了我吗?

是什么?

应该是年龄与神态的反差。

那么稚气的一张脸,那么淡然的一副神态,那么挺拔的一个坐姿,都像迷一样诱惑着我。

在我一步两回头地离开大殿的时候,我感到我把什么丢在了那里。从此那个小佛徒就这样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一至于时光穿梭,到了二十年后的今天,对于他的相貌依然记忆犹新。每每想起,总觉得他是离世俗很远的一个所在,应该是生活在阴阳两世之间的另一类。

对于他的那个世界,我当然是迷茫的。

我当时偏执地认为,他一定是看破了红尘才落入空门。那么年轻就将终身囚禁在清净之地,总觉得遗憾了许多。因此在我的小说里,情绪无法释怀的时候,笔锋一转,就会带着我的主人公也跨进寺院里去。好似我的骨子里也有了厌世的情结,其实在我不过是一次自我放逐,不过是像一个真正的朝圣者那样为心灵的某个禁区虔诚地膜拜罢了。而对其他的一切,自然是淡漠的,换一句话说,我依然热爱着凡夫俗子的五味人生。

坐下来之后,小孔介绍了我,谈话便开始了。海慧师傅讲的都是有关佛的话题,语调亲切随和如一潭平静的湖水。我又一次想到了那个小佛徒眉清目秀的面容,知道单用看破红尘去定义他是不准确的。了解到他们的生活,原来并不像从前认为的那样单调乏味,心情渐渐地平静了豁达了。凭着一种直觉,我可以体会到海慧师傅的另一种情结,一如凡人的一样,只是追求信仰的不同罢了,那侃侃而谈之中有我不及的许多。其间,还谈到了我的一位藏族文友,这让我的心灵蓦然地贴近了。

走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礼物——小红盒子里面是块开了光的弥勒佛,胸腹袒露,满面笑容。质地玉石,细腻光滑,呈木黄色,我很是喜欢。海慧师傅捧着它跟我说,郁闷的时候可以看看,并告诉我等禅房扩建之后,可以带着我的朋友们来这里小聚数日。一边说着话到了路口,我以佛家礼节与此告别,那瞬间,突然觉得天地宽了许多,满眼都是嘹亮的阳光,好似许多年前的一个迷终于解开了似的。

除此之外的另一个收获便是,修百世才能同舟,修千年才能共枕,这是佛的语言,对!佛还说,修万年才能同心。那么一切随缘吧,我将更加珍惜生命的恩赐,那怕是一场雨,一杯茶,一片情,一段美好的时光。

小儿癫痫病能治疗好吗?哈尔滨哪家公立医院治疗癫痫继发性小儿癫痫的治疗方法是什么陕西哪家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