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年花开(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

匆匆吃罢早饭,抬眼望向窗外,一片银白笼盖了目光所到之处,风还在继续狂吼,道路上的积雪正被铲雪车推走,雪沫像被谁追打着,一路奔逃向远方。我急急忙忙地换上从未穿过的职业女装,在老公有几分担忧的目光中鼓起勇气,向新的工作单位出发。

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为了照顾高考的儿子,在离家千里的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住就是三年。三年来脱离了社会大环境,也疏远了所有的亲人朋友,满心满眼都是儿子的一举一动,牵牵挂挂都是儿子的学习成绩和心态。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三年的披星戴月让孩子如愿以偿地进了自己喜欢的大学,我也功成身退,重新融入社会。

我明白老公的担心,其实自己也在担心。还是二十多年前曾在人浮于事的单位中生存过,结婚后投身于相夫教子的事业,在孩子上幼儿园后,我接过老公经营的氧气店,一干就是十三四年。要不是为了孩子高考择校,相信我一直会坚持到干不动为止。

如今,孩子有了自己的生活环境,我也开始重新找寻自己的生活价值。当在网络里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后,我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想法,人必须走向社会,才能让自己有更大的突破,进而让自己的生活注入强大的动力。所以当网络朋友邀请我加入这个工作圈子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先是在网络上尝试着进入工作状态,经过一段磨合之后,终于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昨天部门领导通知我来单位报到时,激动得我差点摔了电话。坐在公交车上,心里不住地打小鼓。虽然和同事们网上有交流,可那毕竟是网络呀,从网上走进现实,大家会接受我么?我又会适应大家么?

下了公交车,按着领导告诉的行走路线,终于来到了悬挂着单位名称的大门前。推开玻璃门走进大厅,展现在我眼前的一个纵向的走廊,走廊两边是一间又一间的办公室,每扇门上都有相应的部门名称:社长办公室、编辑部、督察组……我慢慢地走过去,在一个写有“评论部”字样的门前停住了脚,抬起右手轻叩,“请进!”门里有人回应。

我深深地呼吸了两下,打开门一脚迈了进去:“你好!我是来报道的!”

房间内,两个女子闻声站起身来:“寒?你是寒!”其中一个很时尚的女子,向我伸开了双臂,一路小跑地来到面前,不由分说的一个拥抱。我略带僵硬地回应着,一朵飞霞染红了脸庞。

“猜猜,我是谁?拥抱我的女子松开手,调皮地笑着问,我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及腰长发黑亮黑亮的,光洁的额头,睿智的目光,一脸的笑意。一身素雅的打扮,黑色套头毛衫,一条大摆红色羊毛裙,半高跟黑皮靴,给人的感觉是干练不失其妩媚。

“你是……”还没等她回答呢,另一个女子也走了过来:“别猜她,先猜我是哪个,猜对了我有奖励!”边说边和长发女子挽着我的胳膊走到办公桌前,把我按到了椅子上坐下。

虽然在网上彼此有过交集和聊天,但那毕竟只是文字交流呀,除了部长红叶我和任何人都是素未谋面。为难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脑海里灵光一现,我对着长发女子说道:“你是画画!”

“我呢?”另一位在边上急切地问道。

她看着身着淡蓝色旗袍裙,高挽着发髻女子发起愣来,她多像民国初期的大家闺秀呀,眉弯似月,眼明如水,一说话,声音糯糯的、软软的,带着湖北口音的普通话,“璎珞!你是璎珞!”

两个人哈哈笑着:“你猜对了,告诉我们你咋猜出来的?”

我记得画画在她的文章中,说过她是长发。而璎珞,你的口音出卖了你,还记得咱们曾经有过一次几分钟的语音对话么?我记得你的声音!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编辑部的都听见你们的笑声了,告诉我我也乐乐。话音未落,又一位美女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刚听见画画叫了一声“香精”,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模样,就听见“啪”的一声,房间里漆黑一片……

“妈妈,我刚才去卫生间,不小心碰落了架子上的玻璃。”儿子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

“你不是去上大学了么,咋还在家上厕所?”我懵懵然地问。

“上什么大学,半夜三更的我上哪上大学去?妈,你太超前了吧,我高三还没完事呢,你糊涂啦?”儿子边说边打开了我房间的灯,一片光明之下,我眯着眼睛四下打量,哪里有什么画画、璎珞、小狐仙,眼前只有一个活色生香的大儿子杵在面前。

“儿子呀,你可知你的一声呼唤,坏了我多大的一件事么?你就是古诗里: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的黄莺儿,我真有打你的冲动!”儿子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去去去,去睡觉!”儿子被撵回了自己的房间,我一个人坐在床上,不禁哑然失笑。

窗外的北风刮得惊天动地,雪粒子漫天飞舞,打在玻璃上沙沙作响。我躺在被窝里不住地遐想,要是房顶被刮飞了该怎么办呢?这样的冬夜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寒冷,裹紧被子想着自己刚才对儿子说话时的恨意,不仅笑了起来。都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回我是有切身体会了。白天和流年评论部的静如画、璎珞语音了一会,晚上又和红叶、娃娃聊了一会,没想到竟然做了如此荒唐温暖的一个梦。

香精小狐仙、红叶、画画她们几个拥有同一个名字:流年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年,“逝水流年”如一朵蓓蕾在江山网站绽放的时候,我刚刚涉足网海一年,那时的我偶尔写两段猫尾巴似的话,存放在空间里,留作我年迈时的回忆之匙。

二零一二年的七月,我还未识“逝水流年”青枝蔓蔓、花叶田田。为了儿子的将来我与他远离亲人,来到千里之遥的求学之地。每日里除了照顾孩子的一时起居,我开始与文字结伴而行,一字字一行行地记录下我的喜怒哀乐,也感受着岁月的沧桑与瑰丽。

随着自己对文字的喜爱,我不断地扩充自己的写作数量,但每当细读自己的文字内容,总是不尽人意。那时的我沉醉在文字的海洋里,渴望寻到一个能够指点迷境、走出误区的平台,虽一路寻寻觅觅,却一直未果。

二零一四年八月,“逝水流年”如清莲般妖娆之际,我与她邂逅与网络,于是我匆匆的脚步终于有了一个停驻的港湾,让我因文字有了温暖的感觉。

薛涛有诗云:青鸟东飞正落梅,衔花满口下瑶台。我不知道她诗中的青鸟给薛涛带来了什么消息,让她欣喜万分。我只知道我所认识的“青鸟”姐姐,就像流年社团派来的使者,亦步亦趋地把我带进了流年这个大家庭。让我流浪的文字有了安放之地。一脚踏进流年,春色满眼,花香飘散,处处如夏之六月百花齐放,让我目不暇接。

到了这里我才知道自己加了两三年的好友,“静如画”和“舒”都是江山的签约作者,而经常在好友空间看到大名鼎鼎的“山人刀”,竟然是流年的执社,真的是让我震惊不已。渐渐地我发现原来自己喜欢的好些文字作者,竟然都是流年的居民,我真的是狂喜不已,为自己能与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开心、雀跃。

自从走进流年,感受着流年人的温暖,让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团体,透过一篇篇文字,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到为了文字所付出努力的那些人们,心中满是钦佩之情。

每逢有文字投到后台,编辑们都会尽快的与我联系,告知我文中的不足,建议我做怎样的修改,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他们不厌其烦地指导着初入社团的我,让我一点点地成长。

平淡是真,流年的副社长,我的文字她编辑得最多,就算她生病住院期间,也没有间断过和我沟通,没有电脑她就用手机开小窗教我文章中该注意哪些,该怎样安排小说结构,提醒我怎样用“的、地、得”,都说一字为师,那我又该如何称呼你呢?真真!你为我所做的何止点滴,一篇文到了你的手里,你反复地斟酌、思忖,一次次地与我小窗商议,每次都熬到深夜,而你还是带病之身。真真,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何会当选江山十大明星编辑了,你的热情、尽责,不单单是对我一个人,而是流年的每一位作者、每一篇文字。

我是个懒散而马虎的家伙,一向任性而为,没想到一个小狐仙——红袖留香,就把我给盯死了,这个天津女子用她的大麻花勾引着着流年的馋鬼们,写出一篇又一篇的精品,可我尽管是馋得口水乱飞,也不能达到精品的要求,她就给我精选出的好文章,让我好好地品读学习。当我的《匆匆那年》精了之后,她又在第一时间内鼓励我:寒寒,上帝不会辜负任何人,只要你努力了,付出了,期待你更多的精彩!

打开江山网页,走进我的江山,看着到自己每篇文字后的编按,心中满满的感动,晓文,风逝,素心如玉,红袖留香,清影儿,山地,月魄、燕剪春光、盈儿,还有真真,你们就是我的一个又一个良师益友,在你们的督导下,我的文字有了不少进步,谢谢大家!

还有你们,流年评论部的宝贝们,自从画画把我拉进评论部,这个流年的小家就绊住了我四下游荡的心,每天不来这里转转,就像丢了东西般地难受。无形中这里已经成为我喜怒哀乐的宣泄之处,是文字,是流年,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还记得红叶教我做帖子,教我如何评论,当我在哈市火车站前见到这个穿着红衣女子时,她就像阳光下的一枚红叶,点燃了我的眼眸,她的一个拥抱带给我流年人特有地温暖。虽然我们只相处了短短的两个小时,但我被她的真诚、善良感动。似乎那两个小时眨眼间便飞逝而过,匆匆得让我愿不相信。当我踏进候车大厅准备等车的时候,我固执地不回身说再见,我怕一回头看见那张带笑的脸,泪水会不由自主地滑落。

静如画,在我的QQ好友名单里落户三年之久,我们却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偶尔在空间里互动一下。进入流年后我才感知到她的热情与善良,她告诉我:每个写文字的人都是热爱文字的人,或许他们的文字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作为评论员都不能嘲笑他们,应该本着一颗宽容之心对待别人的心血,每篇文字都是作者的灵魂再现,作为评论员,我们要用心去体会、品评。

璎珞这个善良的湘妹子,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还来帮我捉虫子,指出我文字的不足。慕寒何其有幸,得识这些流年之人,得到你们的指导与帮助。

流年,没有凌驾于他人之上的领导,只有和蔼的兄弟姐妹们,这里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看法和意见,不会有人嫉妒、有人恨,也不会有人心存不满。就像前几天,画画的一篇《散文可以虚构么》引来了百家争鸣,大家在风来水榭里各抒己见,争论得面红耳赤,但那只是就写作的形式引发的一场大辩论而已,没有人会把问题上的分歧带到个人情绪中来。反而是这些帖子让流年的写手们,从中学到很多没有接触到的知识。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我是受益匪浅哦!

可惜我的文字太匮乏,无法表达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只能是一次次地感谢,感谢文字,也感谢上苍,让我没有与你们擦肩而过,当流年悄然绽放之际,我有幸走进这个大家庭,成为流年中的一员。我会用自己的热情来赋予文字热量,用我的执着书写我对流年的爱,我对流年的情。

今天,是我进入流年的第一百天。写下我的感动与感激。待到将来的某一天,我白发苍苍的时候,可以对自己无憾地说:那年花开,我邂逅了流年!那年花开,我成为了流年人!那年花开,能够遇到你们,真好!

武汉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呢?癫痫抽搐的治疗方法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石家庄什么医院治癫痫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