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辽海“中国风”征文】童年的游戏(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官场小说

一、走兽棋

一日,在整理小屋杂物中,发现一个尘封的油纸包,打开一看,是许多啤酒瓶胶盖,再仔细一看,竟然是副走兽棋。我顿时来了兴致,记忆中又闪烁出童年欢笑玩乐的生动场面。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出生在辽西一个煤矿企业所在地。应该说,我们的童年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什么打冰嘎、推轱辘圈、片瓦儿、骑马杀仗、跳老驴,节目多的是。当时的小伙伴也多,谁家都好几个孩子,不同年龄段的都能找到朋友。

七十年代的北方那可真叫冷,嘎嘎的冷。太阳照不到的阴面雪,一个冬天都不化。道路上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冰,公路上拉煤的马吭哧吭哧的冒着白气。人们全部穿着厚重的衣裳不敢怠慢,天冷的没有一丝商量,不留一点余地。

那年冬天,学校放寒假,由于都住在矿区,孩子们仍然是个大集体。矿区的孩子们以玩为主,玩就是最好的成长方式。

人一多,就难免拉帮结派。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假期没几日,孩子们又弄的群雄割据、各霸一方,互相间不往来又相互渗透,以赢得人数多少为强方。这时各色人物便粉墨登场,有的立场坚定,决心与对方分裂,有的虽然明里加入这方,暗里却与那方保持着联系,更有的还充当使者,来往穿梭于多方之间。各方均有核心人物,既头领,而头领之间又明争暗斗、分分合合,煞是热闹。我们还是很小的时候,便通晓“窝里斗”的方式和种种伎俩。

我们这一伙,由于大部分体弱便占领不了河套、煤池等户外阵地。大冬天的也只好窝在一家里玩一些智力游戏,暗地里还拉拢“河套帮”的重要成员,以期望有一天重返河套里去。象棋、军旗等传统节目玩得腻了,有人就提意创一种新“玩艺儿”,这种意见很快被有识的头领采纳。于是自封的军师、参谋们便大动其脑,几天下来竟研究出一种走兽棋,用啤酒胶盖制成。最大的是一网,其次是二象、三狮、四虎、五豹、六狼、七牛、八马、九羊、十狗、十一猪、十二鼠,一物克一物,最小的鼠又能克网,我们又制作了棋盘,规定了玩法。当时便想以此物拉拢“河套帮”成员,进而“统一江湖”。走兽棋发明后,果然成为争斗双方中的“高科技”,孩子们趋之若鹜,人人以拥有一副走兽棋为荣,玩的高者还颇受羡慕。“河套帮”渐渐失去了人员,但争斗远不是像小兵想象的那样,对方头领很快和己方头领不知怎地竟成为了好朋友,并修炼成了一位“高段位”棋手,共识条件是互相进入对方领域,共同拥有领导权。这时原先立场坚定的几个人,有的转变极快,很快成为了二三把手,有的陷入了尴尬不能及时转弯渐渐竟被淘汰出圈。但大部分孩子是高兴的,每天吃过饭,大家就跑到河套、煤池里去玩耍,冰车、冰刀、雪仗、雪人,累了就回来厮杀走兽棋子,大家又形成了一个暖融融的大集体。

不久,春天来了,学校开了学,孩子们都上学去了。关于走兽棋的记忆也大体如此吧。

二、暗战

暑假很快来临了,煤池、河套像羊杂货开锅般香气四溢地吸引着孩子们,有煤池边光着脊梁晃动着青草诱捕蜻蜓的,有河套里卷着裤腿拿着铁锨憋坝捉鱼的,有水泡里裸着身子摆着姿势练习跳水的,游戏花样翻新、层出不穷。文化生活那时还较为匮乏,电影是重头戏,无论什么电影,孩子们必须先读为快。碰上中意的看它十来遍也都不过瘾。南斯拉夫电影“桥”,国产点电影孤胆英雄、红岩等谍战电影深受孩子们喜爱。并由此幻化出一个游戏“暗战”。

下面介绍一下游戏规则:根据孩子多寡,游戏随时调整。先以10人为例吧,十个人先推选出领袖,一般都是年龄最大、智慧最高者担任。领袖推选出来后,指定一人为共产党,其余全部为国民党,共产党的信息只有领袖一人知道,游戏时长可自定。游戏一开始,领袖就告诉大家共产党卧底的第一个信息,但9个人只能排除一个到两个人,比如:这人是12岁以下的,那么12岁以上的2个人就不是了,大家便开始猜测谁是共产党的卧底,一般这时是猜不出来的。游戏过半时,领袖便告诉只剩下不超过三个人的信息了,比如说:这个卧底姓张。那么,大家可以抓住三个姓张的人开始拷问,这时这三个人要么跑、要么被抓住就提供不是自己的证据,这时可以使用武力,包括刑罚,但不能过狠过火,以吓唬、捆绑、关黑屋为主。如果谁挺不住招了,游戏结束,这个人接受大家的惩罚。但不是武力上的,一个人提一个要求。例如:自己刮自己鼻子三下,迈个猫(从头顶掠过),唱个歌,跳个舞等。但这时游戏一般情况下结束不了,因为这三个人谁也不会被轻易捉住。即使被捉住了也无法定论,因为游戏还规定捉住了俩个的情况下,领袖不能宣布最后一个条件。于是快到结束时两分钟内,领袖宣布最后一个线索,也就是这个人区别其它人的特征,例如:他属猪,那么三个人里只有一个是输猪的,就彻底知道谁是卧底了。这时大家便齐心协力地抓捕他直到游戏规定时间结束。一般情况下,这时这人会跳出圈外,大叫一声:“就是老子我,来抓我啊”,大家抓住了他,他就接受惩罚,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没有抓住他,那么所有人都得接受这一个人的惩罚。

这是个集体力、智力、甚至毅力为一体的游戏,尽管这个卧底要遭受大家的追击、拷问、甚至有时还要承受武力的打击,但大家都愿意当这个卧底。因为卧底可以表现得很智慧,把水搞的越混越有智慧;卧底还可以表现得很强悍,越早自我暴露者越强悍;还可以表现得很坚强,接受武力折磨就是不招,即勇敢又坚强。所以说这个卧底越优秀、越有实力,游戏越好玩。

卧底基本都轮流当,但年龄小者或体格骗弱着当的时候少,一般领袖不会选这样的人,而我当时的情况是这两样基本都占着。游戏自打创建以来,越来越完善,越来越好玩。我渴望当卧底的心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我的邻居叶三哥被选上了领袖,我也光荣地当上了一回卧底。游戏进行到第二环节,我被“敌人”抓住了,“敌人”对我进行了“严刑拷打”,我咬牙坚持着,面对我的“誓死如归”,“敌人”使出了杀手锏,要把我关在无人看到的小树林深处,我内心很是害怕,但内心的尊严依旧让我选择了“坚守信仰”。小树林里,我被绑的结结实实,连最后的一次投降机会都被我断然拒绝。

天空乌云滚滚,雨说下就下起来了,我一边吐着雨水,一边默默地算着时间,该到我胜利的时候了,怎么还没人解救我,难道游戏升级了,延长时间了。雨停了下来,天渐渐暗下了,我喊了几声,没有回答,疲惫战胜了恐惧,靠着树我就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月亮已经很圆很圆了,叶三哥和我的母亲来了,那一刻,我忍住泪水和委屈问叶三哥,是不是算我胜利了。

尽管我被遗忘了一次,但我在小伙伴中的声誉也逐渐建立起来了。但我还不是这个游戏的最悲催者。我的上三届学生海生为这个游戏付出的更多。

此前,海生是体育棒子。那次,游戏过了中段,海生大喊一声“共产党员就是我”,随后就是撒欢的跑。在最后时刻,我们把他堵在了河套大桥中间,下面是四五米高的河套,以为他就此认输。谁知,他攀上栏杆大喊一声:“共产党万岁”一跃而下,等我们找到他时,他一瘸一拐、浑身是水刚挪到岸边。海生家里兄弟姐妹七个,他排老六,当天他没敢回家说,直到第二天,家人到医院一拍照才知道脚踝都骨折了,至今海六哥仍然走路一颠一颠的。

三、潜伏

矿区居民区西北角,是连接煤池水之间的水泥河道,再往西北,是个巨大院子,院子里还有一个很高很老的一个楼,院子周围是高墙,墙上还有铁丝网。据说,这里民国时期曾经是个军事重地,那个楼曾经很繁华得被称做军人俱乐部。我记事起,这里就是一个单位“送煤服务队”,院里除了仅有的几台拖拉机外,更多的是骡马车。那时,这个单位可是肥差,矿区的小伙子能到这里上班可老牛了,地面工作不说,谁家不拉煤呀!那个楼就是骡马的草料储存室。

夏季一过,送煤队就开始储存草料。送煤队大门是由铁管焊成的栅栏门。紧挨着门的左侧是门卫房,然后是办公室,大门的右侧就是高大的草料储藏室。储藏室一楼没有门,二楼有滑动的大铁门,草料由此经皮带运输机运送到储存室。一般到入冬前才开始运送草料,这期间,草料就积攒在大储藏室门前。

草料多时,能达几米高,方圆一亩来地。游戏“潜伏”便在此中开始进行了。

孩子们先是趁着夜色,就门卫没人看见时,钻进大门里,然后藏在皮带运输机下,然后再跃进大草料堆。草料基本都是一米长短的稻草,很容易就挖出一个能藏身的稻草洞穴,然后躺在上下左右都是稻草的洞穴里,就算成功。

游戏当然不止这些,一般都是晚饭后,先是聚到一起。探讨如何进入草料堆、如何挖洞穴、如何隐藏,如何发现别人的洞穴等等。然后再开始游戏。

待到第二天,甚至几天后,才在一起聚会。评论谁隐藏的好,谁就是高手。一般都是王二说张一,你是几点进去的,藏在第几个坑里的,你是几点走的。这时张一就会大叫,我去了半天说了半天话没人理我我才走的啊,刘三这时接口道:“我和王二故意不说话,就等你走了我们才说的呢!哈哈。”“那你有什么牛,你和王二你俩说的话,我都听着了,你俩是不是说这个了”李四接到“我就没动弹,小样和我玩这个”,“李四你是没动弹,他俩走后,你是不是感觉大腿有东西咬你一下,吓得你提着裤子就跑了,你是不是以为是蛇,”陈五来了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这时一直不说话的孙六哥才开始道:“现在草料场共18个坑,张一挖了两个单独坑,刘三和王二挖了四个坑,李四是两个连环坑,陈五是四个连环坑,陈五你小子拉完屎,挪到了李四坑里,你知道是谁给你移走的吧!玩就玩呗,别拿屎坑人”。大家哈哈笑了起来,孙六哥被评为此次潜伏第一高手。

好几天没看见陈五了,大家都挺纳闷,这晚,陈五拿了一兜子蜜枣分我们吃:“你们藏草堆什么意思,老哥我藏酒厂蜜枣麻袋堆里了”。这大醉枣,又大又纯又红又甜、醇香四溢,说的大家激情澎湃,豪情壮志。

我不仅担忧,藏草堆算是玩,藏酒厂那可算偷了,可仍然拒绝不了诱惑,犹豫着是否和大家一起去冒冒险。

酒厂就在我们上学的路上,每年都在秋天的时候储存大枣。就在我犹豫不绝之时,一天中午放学,看见家里西北角火光冲天,心下可算完了,赶到近前,果然草料场失火了,索性没有人员伤亡。

孙六哥把我叫道一边说:“酒厂的枣再好吃,你也不能去,草料场的潜伏就是咱们一辈子的记忆了”。

时至今日,孙六哥的话,我还记忆犹新。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山西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南昌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