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守候】一道堤,护住一弯星河(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故事会

家里有两个阳台,一南,一北。一文,一武,按照它们的功能分工,南阳台归我,北阳台归孩爸!

北阳台连着厨房,堆放着柴米油盐、锅碗瓢盆,一家子的物质食粮全靠它了,洗衣、刷碗、择菜、做饭都在这里。

每天一下班孩爸便钻进他的功能区,厨房门一关,小广播一开,摆出一副“私人领地,任何人不得侵犯”的态势,开始他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十二点半才到家的我有时也会坐立不安,很没有底气的推门伸进头去问:“真的不要我做点什么吗,葱蒜都剥好了没?”得到“不用”的回答后,随手从橱柜拿根黄瓜,心安理得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厨房里孩爸调着收音机的调频,选择着他喜爱的节目,那久远而熟悉的嗤嗤声在耳边回荡,孩提时痴爱的声响,和着炒锅的嗞啦声,听起来是那么的烟火!

卧室里儿子琴声开的小小的,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是《献给爱丽丝》,曲子悠扬深情,可真好听。

南阳台不大,东西也不多,放上几盆花,便没什么地儿了,拉上窗帘,就成了一个封闭小天地。

阳台正对着小区里的一个民办学校,东边小学、西边幼儿园,每天都能听到娃娃们朗朗的读书声,童音清脆嘹亮,十分悦耳。学校东南拐角窄窄的空地上不知被谁给种上了零星几棵青菜、蒜苗,从五楼望下去,绿绿的一小块,虽然不怎么成气候,但多少也有那么一点点田园的味道。偶尔孩爸也会来到我的领地,望着楼下那几棵稀稀疏疏的菜秧,总会流露出羡慕的眼神:瞧瞧人家,哎呀,多有生活气息,瞧那白菜、那蒜苗,啧啧......然后,又斜眼瞅了瞅我手中正在看的《庄子》,问道:哎,我说老婆,你知识渊博,你说那庄子他会不会种菜?

一直是个喜静的人,工作之余就喜欢猫在家里,没什么其他爱好,如果非要牵强出一点,那就是喜看看书,花两个钟头把房间打扫干净,烧一壶开水,脱了鞋子,来到阳台,顺手拿过一本书,找来椅垫,或躺或卧,把脚伸的长长的,也不深研,就那样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着……书,总能使自己心净下来,不经意间就会陷入某种情绪,不能自拔。而两耳不闻窗外喧嚣,亦是一种自我的救赎。

有时也会随意涂鸦一二,写写心情小文章,不过在家里是没有读者的,儿子会边看边摇头:太散太散,段与段之间完全的不搭,我真佩服老妈你的勇气,两件一点不沾边的事,也敢往一块拼凑。而孩爸从来都是那句敷衍的话:你又写新东西了,哦,一会就看,等等,呀,好像粥开了,我去瞅瞅……

好吧,我放弃,“千古知音难觅”,咱再怎么努力家里是不可能有粉丝的了!

主卧室窗台和南阳台功能相近,是我和儿子的共同领地。孩爸网购的大大的“水写布”铺满窗台,以水代墨、以布替纸,虽少了几许研磨挥毫的书写韵味,倒也有点象模象样。提笔沾清水,临摹柳公权,边写边端详,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还没有上初中的儿子写得好呢,于是端着水写布上上下下大弧度的扇着风,一边还对着字使劲的吹气,不一会,布上字迹开始由黑变白,慢慢隐去,直至消失,没了“丑”的证据,心里一片释然。

“好了,娘俩都出来吧,吃过赶快休息!”孩爸急促的喊着。来到餐厅,桌上碗筷早已摆好。“你刚才致爱丽丝有一个地方弹错了。”“噢,”儿子含糊应了一声,低头吃饭。“热水器热水又是你开的吧,怎么到现在热冷水转化你还记不住呢,顺时针关、逆时针开!”说过孩子,孩爸把头转向我。“哦,知道了!”有口无心的应一声也开始低头吃饭。“都知道了多少回了,下次一样的还是会错。”孩爸嘀咕着,扒了口饭。

每晚洗刷是我的活,就这偶尔也能偷懒那么几回,孩爸喜欢晚饭后散步,下楼前也总会带着央求的口吻问我:“可想一起去?”这时我会立马回绝:“不去,还有那么多碗要洗!”语气十分的哀怨。有几次我就很成功的用这种哀怨打动了他,他用帮我洗碗为条件换我陪他下去散步。不过,我知道此种伎俩不易多施,得省着点用才行。

那晚散步回来儿子拉过他爸,爷俩一起比作俯卧撑,孩爸一个撑不住,趴在了地板上,边不服气的望着还在接着俯卧的儿子,你那动作可没我做的标准。望着已经高过爸爸的儿子,才发现,时光荏苒,不觉间和孩爸已经相守走过14个春夏秋冬。四十不惑,人到中年,小半生光阴已经过去了呢。

和他认识是在大学,他高我一个年级。当年仅凭了他那句“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心”的表白,便涕泪双流、义无反顾尾随他回城、工作、结婚、生子,认认真真做起了相夫教子的邻家女子!

当然,柴米油盐的琐碎日子可不像童话故事里说的那么简单:“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童话故事可以一句话就把一生给概括了,而真实的有人间烟火的日子是要一天天来过的,少了一分钟也不行!我也很想把自己这十几年的日子用一句话给总结了,可是绞尽脑汁也没能概括了。酸甜苦辣、甘苦自知?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幸福美满、其乐融融?到底是哪一样?也许都有吧!

孩爸有一天很认真的和我说,我一看书就头疼,我没办法和你聊散文诗歌,因为我真的不懂。我也不懂得浪漫,你生日,做一碗杂酱面,而不是买一朵玫瑰花会让我更自在。我能做的只有当你看书时,我拿出所有的时间陪在你身边,当你吃杂酱时我给你递上餐巾纸。我,只能给你一个最烟火的人生。

烟火,最平凡而又最简单!

也许这就是幸福,也许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它往往就躲在我们最习以为常的点滴生活当中。

“一种风只流浪在一座深谷,一道堤只护住一湾星河”收音机里齐豫天籁歌声,空灵、出尘。

一种风的驻足,让一座深谷不再寂寞,而一弯星河的美,却来自于一道堤的守护!

辽宁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山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武汉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好癫痫中年人癫痫病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