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车祸之后(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那年盛夏的一个正午,骄阳似火,狠狠地烘烤着新铺好的柏油路,仿佛不把它晒出几个洞誓不罢休。好不容易忙完家里收割稻谷工作的我,像只挣脱笼的鸟儿,欢快地蹬着单车,朝朋友叶子上班的店铺一点点靠近。

笔直宽阔的新公路没有分车道,所在的位置不中心,再加上酷暑的原因,人们都不愿出门,故方圆几百米内的路上只有我一人。偶尔,才有几辆汽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掀起阵阵尘土和热浪,同时还带来汽油难闻的味道,让我急急掩鼻不已。

眼看还差几百米就到目的地了,后面又传来了汽车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我知道,马上又有一辆车子要越过我了,渐渐地,声音愈来愈近,愈来愈响……突然,我感觉身体轻得飘了起来,腾空有一米多高,再重重摔坐在坚硬的地上。有那么几秒,我脑袋里空白无物,茫然极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然后,左手臂传来的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清楚地传递给我一个事实:我被车撞了!我后知后觉地寻找那肇事的车辆,发现它已溜开去二百米左右那么远了。前面路边的修车铺门口站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无声地望着车子和我,肇事的车停顿了一下后,司机似乎从驾驶室里探头出来看了我一眼,又突然加速开走了。倒在地的自行车车头歪成了90度角,车篮里的什物散落了一地。我咬着牙费力爬起来,把它们一一收拾好,垂着左手,用右手扶起撞变形的单车,在炎炎烈日下,艰难地一步步向前走。

好不容易,我“挪”到了朋友处。叶子和她姑父杨老板都在店铺,我一看到他们,一路积攒起来的委屈和身体的疼痛终于决堤,嚎啕大哭起来,眼泪不要钱地往外蹦,把他们吓了一大跳。看到我受伤的手臂和擦破的衣服,杨老板问我是不是被车撞了,我说是。他吩咐叶子拿药给我涂后,就马上就往外冲,速度太快,连我那句:“车子已逃跑了”也没听到。过了一会,杨老板带回了一个好消息:原来刚才在修车铺门口的那个男人认识杨老板,他记下了肇事车辆的车牌。杨老板得到车牌号码后就立马打了报警电话。还给电话我打给在县城的叔叔,说这车的目的地肯定是县城,让他找些人在路上拦这个车。叶子看到我的左手一直抬不起来,痛出满头汗,她帮我打电给我妈妈让她来带我去医院验伤,看是不是伤到骨头了。

母亲和父亲一起赶到,向杨老板道谢后带我去医院拍片。13点整,拍片医生下班了,打电话给他,回复说下班时间过来工作要给他30块加班费!想想找到肇事司机的希望太小,经济不宽裕的父亲决定等到上班时间再拍片。从医院回家后消息陆陆续续传来:县城的叔叔叫了几个人在肇事车子必经之路守到黄昏,也没有看到车子的踪影,只好收队。交警那边也没有给我们关于车主的任何信息。绝望之下,母亲开始掉泪,父亲埋怨我心野,说如果不出门就不会遇到这坏事。刚嫁过来不久的四堂婶带了半条村的人来把我当热闹看,平日口才就很好的她,假惺惺地把那个逃逸司机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

我的整条左手臂比平日肿大了两倍不止,红色擦痕丛横交错,触目心惊!破皮见肉处火辣辣地痛。拍片证明没有骨折,但就是抬不起手来。晚上睡觉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母亲敲开我的房门,兴奋地对我说:找到肇事司机了!我问是不是交警找到的?母亲说不是,是他自投罗网的。原来,那个司机那天是搭了一车药材要到县城的。撞了我之后不敢照原计划行驶了。他先开车到几公里的郊外停下来躲到天黑后才启程。到了县城交了药材后他为了省停车钱开车到熟人的饭店停放。跟熟人聊天时说今天下来时在新公路因犯困没注意到前面会有人,不小心刮倒了一个女孩,没有下来看就走了,也不知她伤成怎么样。熟人幽幽地盯着他说:“兄弟,你撞到的是我的侄女!”没错,那熟人,就是我叔叔,找人守了半天路的那位亲叔叔!他之所以让这司机免费在饭店停车,是看在四堂叔面子上:这司机是四堂婶的亲哥!后来,车祸的事越传越远,连出嫁的九堂姑全家也听说了,大家这才知道那天记车牌的竟然是我从未谋面的九堂姑父!太多的巧合,才得来这样的结果。但九堂姑父善意的举动,却成了日后四堂婶怨恨九堂姑的缘由。

事情来了个惊天大逆转,四堂婶得知肇事司机是她亲哥哥后,马上改了口风:“那个三妹,这么大的人了骑个车都不会,往路中间骑,害我哥躲避不及撞到,真是倒霉!”我很愤怒,但又不能学她那样逮到一个人就给自己澄清一遍。因是亲戚的亲戚,撞人者报销的只有医药费。而我的手,整整两个月才恢复正常!

舟山怎样选择靠谱的癫痫医院开封哪里治疗癫痫比较靠谱癫痫发作有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