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王阳明之死(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周敦颐、文天祥和王阳明历史上都先后在赣州为官,其中王阳明在赣州主政长达四年(1516——1519)之久。他们三人之所以垂青历史,无一不与在赣州的经历有关。周敦颐成名的《爱莲说》,文天祥的《正气歌》,王阳明的文治武功和他的《阳明书院》,都为后世留下了众多脍炙人口的精彩故事。在这些被赣州人千古传说的故事里,最让人动心追寻捕捉的,仍是王阳明在赣州大余(原名南安府大庾)青龙铺的死亡之谜。

王阳明确实是在大余青龙埔病故的,这一点在正史和民间传说里均有明确记载。明嘉靖七年十一月(公元1529年1月9日上午8时左右),王阳明最终没有实现回归故里的夙愿,在病魔和劳累的追杀下,终于倒在青龙铺章江旁边的一叶乌篷船上,终年57岁。《明史》记载,王阳明为浙江余姚人,生于明宪宗成化八年九月三十日(为公元1742年10月30日)。五岁时更名为守仁,其十岁时,父亲王华(1481)举进士第一甲第一人(状元);王阳明二十八岁(1499)中进士,先后在朝廷为官,数十年仕途坎坷,先后经历了历史上著名“的龙场悟道”(1509)、南、赣、漳、汀平定叛乱(1516——1519)、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1519)、平定广西 思恩、田州之乱(1527——1528),其中的南、赣、漳、汀平定叛乱(1516——1519)、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1519)就发生在江西——很多是在现今的赣南境内,留下了很多王阳明的履痕。

人生有很多猝不及防的偶发事件,常常会让人在某个时段里集中所有的精力去探寻去考证——如我对王阳明尤其是王阳明之死的关注。去年在本地的大型文学刊物《今朝》上,有外地作家在介绍赣南时,提及王阳明死在章江的源头后,这让我很是吃惊。这样的史实,有些年岁的老赣州如我,竟不知道不清楚,确实感到了孤陋寡闻的惭愧。后又询问了几位有点文墨的老友,他们也不太清楚。随后元月,我同几位文友去大余梅花岭赏梅时,大余的人友才告诉我们,王阳明故去的地方不远,并领我们去了大余青龙铺(现在是青龙镇)赤江村所在的章江河边。在日本著名儒学家冈田武彦教授等1994年春天募资修建的翠竹掩映的落星亭前,如数家珍地介绍王阳明的大余故事。期间发生的两件事,让我唏嘘不已。据说高龄的冈田武彦1992年在寻找王阳明病故遗址时,真切得知道脚下的河边就是王阳明生命最后落脚地时,一时激动,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双膝跪在沙土上久久不愿意起来。他回国后便与其他270多王阳明学研究者募集资金,委托大余县政府在王阳明故去的旧址修建了落星亭,以作纪念。从此事可见,王阳明的历史影响,早已经传播到了国外。元旦前夕,我的一位老友,赣州原博物馆馆长、著名历史文化专家韩先生,因公居然在赴广东韶关的火车上溘然长逝了。朋友故去的原因,据说是心脏病(这位喜欢拼命工作的老朋友,前些年已大病过一次)。他的过早离世,让本地的一些文人墨客悲痛不已。有文友撰稿在报刊上予以了亲切怀念,甚至在时间和地点上,也与王阳明之死直接挂钩契合。在同一条路线上,在相近的地点和时间环节上,均以57岁的未满花甲的年龄离世,确实让人容易去揣摩生命里生与死的密码符号。

其实,在赣南的历史变化迁之河里,留下脚印的,还有朱熹、苏东坡、张九龄、汤显祖、辛弃疾、孟浩然和宋之问等一大批在中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之所以如此关注王阳明,除了其在哲学思想上的成就达到的境界,在近500年的中国封建史上无人超越外(甚至影响了日本等国的思想文化界),更多的是其拖着病体在官途拼命的坎坷里,能否为后人提供一些有益的借鉴。王阳明不仅一生好学,博学多才,注重教育,还善于在前人的思想成果上推陈出新,结合自己的感悟标新立异,创立有自己鲜明特色的理论体系(“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等),坚持个人的道德休养标准,追求圣人的最高境界(立言、立德、立功),在当时昏暗的社会背景下,比较好地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从这一点看,王阳明在治国治军治学是做的相当出色的。在王阳明身上,尤其可贵的是学风淳朴民主,他自己善于与他人交流思想和学习,也提倡和鼓励学生展开不同意见之间的讨论(如著名的“天泉证道”)。就王阳明自己的内心愿望看,其实官场上的王阳明是十分纠结。在功成名就之后尤其是完成了南、赣的平叛(1516年至1519年在赣南主政)和平定南昌宁王之乱后,王阳明多次上书朝廷,恳请还乡休息。个中原因,除了王阳明身体自小病弱和回家孝顺父母外,恐怕更多是考虑自己的学问研究和弟子的培养。当然,王阳明在官场拼搏一生,文韬武略在众人之上,虽然政绩突出,依然常受小人暗算妒忌,并吃了不少亏。封建官场的明争暗斗王阳明内心也是清楚的。只不过,每当朝廷有事,遇到难以平息的重大叛乱(如王阳明最后一次的广西平叛),朝廷有令,王阳明虽苦苦请辞,依然得不到朝廷的恩准,十分无奈拖着奄奄一息的病体踏上征途。王阳明多次辞官(初步统计有十次之多),尽管理由充分,朝廷就是不允应,因为朝廷的安危才是第一的重要。

冬天的季节,常去大余梅花岭观梅,特别期待有一场江南的雪,雪是梅的温床。梅岭古亦称大庾岭,因为汉初先后以梅鋗和庾胜两将军在此驻守,颇有政绩,故先后有了梅岭庾岭之称。当时越(粤)人为重梅鋗之贤,在岭上广种梅花州作为纪念。唐玄宗开元旦四年(716),因得罪当政者,张九龄告病返乡路过大庾岭时,越感原来的岭路崤险,人苦不堪,便上书朝廷建议开建大庾岭路。建议获得唐玄宗赞赏并命张九龄全面负责。从梅岭以北的山脚(不远的江边,原来有牡丹亭,传说是汤显祖牡丹亭故事的发源地)蜿蜒而上,红黄白三种颜色的梅树已经成为永久的纪念。梅花按照不同的海拔高度散落在小路溪流边。黄色的腊梅,籽粒细小,芳香洋溢得让人闭上眼睛;白梅花漫山遍野都是,由于多年不见雪,花朵不是那么丰满繁茂洁白——倒是罕见清丽的红梅,引来大批游客的拍摄。山脚下,饱经风霜的千年古枫布满在古驿道两旁。据说是梅岭南面广东出身的当朝宰相张九龄就地取材,以火烧的方法将山石用水一片片化开后筑成的。

千年的古驿道除了梅,除了雪,除了商人匆匆的脚步,也时有从中原和北方流放南方的官员和他们的诗歌。关于梅岭和梅岭的梅诗,从三国以来至清末,包括张九龄等历史名人的就有十多篇。三国时期陆凯的“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明朝汤显祖的“枫叶沾秋影,凉蝉隐夕晖。梧云初掩霭,花露欲霏微。岭色随行棹,江光满客衣。徘徊今月夜,孤鹊正南飞。”都是在梅岭的吟哦杰作。大诗人们笔下的千年古枫犹在,可他们脚下的尘土,已随着思念飘过五岭去了远方。王阳明曾经漂流故去的章江源头,离梅岭不远,只有数十里水路。可能是冬天的枯水季节,不宽阔的河床已经将堆积的鹅卵石裸露出来,河岸边是一连串坟茔式的竹林沐浴着夕阳,似乎在默默无语地聆听喜竹的王阳明先生的教化。前面不远的河边,安放了王阳明纪念碑的落星亭,红柱红瓦,清秀温美,静静的没有一点声息。无论我们如何来回寻找,曾经与病重的王阳明相伴了数个日夜的古渡孤舟都没有出现。

据史料看,王阳明的死,他自己是有些预感的。在他从故乡最后一次出发前夕,已经在自己家里通过“天泉证道”,在弟子们面前高度总结了自己的哲学思想和原则,以“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良去恶是格物。”将自己的学说用最平实的语言提炼出来;考虑到自己的身体情况,王阳明还特意带了一名当地颇有名气的医生。不料行至半路时,王阳明挺过来来了,这位医生由于水土不服自己先病倒了。王阳明无奈,只好让他打道回府回老家去了。

在广西平叛结束后,王阳明自知病情愈重,除了肺病外还有腹泻。在两次奏请朝廷回乡养病没有得到批准的情况下,毅然于嘉靖七年(1528年)的十一月从广州出发,乘船渡过北江,北上江西。之后经过广东最北端的韶州府(张九龄的故乡),在与大余相邻的南雄府先下船,于十一月二十五日乘轿越过梅岭。当时任广东布政使的王大用,是王阳明的学生,一路相陪至大瘐梅岭才分手。心疼老师的王大用离开大瘐前,建议老师不要坐轿,改为舟船,可以顺章江而下。王阳明再也无法去梅岭观赏纷飞的雪和绮丽的梅了。当王阳明到南安府大瘐(现大余),再次登船出发时,天气渐冷,雪花飘舞。王阳明已经是病危状态,确实走不动了,终在二十九日的上午,在大瘐县青龙铺江边渡口的小船上永远地睡着了。弥留之际,他给身边的悲痛万分的南安学生周积(南安推官)等留下了“此心光明,亦复何言。”的最后遗言,正如他自己在一首诗中舒坦表白的那样:“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团圆永无缺。”当然,王阳明最终病亡大余,主要是重病的王阳明体质孱弱,处事兢兢业业,加之朝廷用命日夜兼程,十分的辛苦,风餐露宿长途跋涉在特别恶劣的环境之中,更加快了他生命的枯竭。

由于在平叛镇压中杀人太多太狠(如发生在赣南的三浰之战的两千多人,横水、桶冈之战的三千多人),因此也有后人传说,这些冤魂要找王阳明报仇雪恨,让王阳明在赣南的地方赎罪。在现在今的大余当地百姓里,还传说王阳明抵达大余后,不顾重病在身,坚持要去附近的一座丫山大寺庙,见寺门紧闭,有小和尚侍卫阻拦,硬是进去,但见寺庙内有偈语数句,王阳明看后大惊失色。因这偈语道明了王阳明五十七岁的寿期,终被博学多才的王阳明看破天机,回到船上就一命归西了。

沈阳治疗小儿癫痫病费用是多少?成年人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呢癫痫患者一直抽搐是否影响患者寿命癫痫病患者能活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