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秋天里的二哥(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处暑一过, 和土地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二哥便忙活起来了。放置了多日的农具被他早早地收拾出来,容不得半点马虎。该修的修,该换的换,因为他知道处暑一过,地里的庄稼就开始成熟了,那可是鞋里长草也顾不得薅的要忙了 。

架子车已经被他从偏房早早地搬出,看看哪里不结实,敲敲打打,修换一新。车胎是万不能没气的,几天前发现有些慢撒气,他扒下修理了一番,气已打得足足的。打谷场早早收拾打扫平整。问他这么着急为什么?他对我说:“本来就种的不多,要是秋作物黄了,堆一地,没处安置,再遇上雨天,那还不把人心焦死”。

到了收秋的时候,二哥天天盼能有几天好天气,最好是不热的天气。为这,二哥总是看电视听天气预报,如果是好天,二哥就会眉开眼笑,假若遇上连阴雨,往往会着急的三七二十三地胡乱骂。

种了半辈子地,急性子的二哥,到了收获季节,却步履从容,像秋天的山野,不动声色地迎接季节的成熟。 于是,在他和二嫂的忙碌中,田间便多了堆成小山的玉米,码成垛的糜子、荞麦等带着汗味和成熟清香的秋物,成熟的庄稼把秋天点缀得无限美妙。已经被廋身的玉米干瘪了身躯,以沉默的方式孤独地伫立在原野上,低下了高贵谦卑的头颅 。因为是时间从它们身体里抽走了水分和骨头 ,这时候就只能看着主人翻晒着金黄耀眼的幸福和丰收的喜悦 !

现在的农村绝不像过去生产队那会,庄稼堆在地里三五天没人敢动。如今农村家家户户地都种的少,有的人都不种地了,长年在外打工。以前玉米根本不算什么主粮,现在变了,苞谷可算是稀罕的东西了,所以是万万不能过夜的。掰下来后,二哥、二嫂便忘了口干舌燥的辛劳,你推我拉的抓紧往家里运。看着全部弄回家的玉米棒,他们刚舒口了气,又发现鸡呀、狗呀的跟前跟后。二嫂顾不上歇,就忙不迭的去伺候它们去了。喜欢老戏的二哥,打开电视在一曲秦腔牌子曲中,用一杯酽茶,一个锅盔给自己增加着幸福的营养。嘿,那幸福的滋味,像乡间的河流般淌过夕阳的天空,撞击着季节灿烂之花!又像沉默的大地上,开出一幅动态旑旋的图景……

忙碌一天的乡村,这时候才流露出秋的神韵。夜色如水,明月高照,丝丝的潮气带着庄稼的清香扑鼻而来,让人顿生一种妙不可言的舒畅。家家的灯这时都亮了起来,只要有还没背离土地的人,都会拎着凳子坐在院子里,分享着秋天的收获。大人们都会放松起来,一边听着秦腔,一边谈论着天南海北的大事,到了第二天,家家便会挂出一串串金黄的玉米。那金黄,仿佛在显耀一秋的丰韵。

收了玉米,二哥还不得轻松,因为玉米秆要放倒,地得腾出来,赶白露前后种麦。松不得半口气。腾了地,手上的血泡顾不得挑,便赶紧送粪撒化肥。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虽然现在粪少了,但一丁点也得往地里送,错过了这个时候,堆在院子外,那还不成了累赘?送完粪、施罢肥,得赶紧瞅时间下犁。二哥孩子在外打工,他便东寻西问,打听到能帮忙的人后,便没了心事,只等早晚下犁了。没过几天,田野里都是平展展的土地,单等下种了。

地整了,二哥虽然心里轻松了,可脑筋还不放松,他合计着看去那里打个短工赚点钱,听说尿素化肥又涨价了,这地是越喂越馋,不上化肥根本打不了多少粮食,得瞅个空挣点钱。可地里的洋芋还没有挖,看来只能留给二嫂了。唉!忙了一秋,也不知折腾个啥,只顾忙呢!

听着他的叹息和牢骚,我劝他别在种地了,岁数大了,孩子也大了,该享享福了。二哥看着山川秀美的田野,看着丰收的秋天和空旷的远方对我说:“厮守田园,注定与永恒的农业相濡以沫,是一个农民的本份,我要用一把锄头守着咱们的根据地,让你和远方的孩子们觉得这里才是“家”啊!”并让我回城时多带些新鲜苞米让孩子尝尝,然后,像一面旗帜似的哼起《周仁回府》,踩着乡村水泥路上温柔的秋色向家走去……

唉!这便是爱了一辈子土地,在大地这张纸上描绘了一辈子的二哥!把一生的情撒落在生他养他的屯字塬,并弹奏着世界上最美的旋律和音符的二哥!这就是和庄稼结了一辈子缘并永远想着我们的二哥……

服用卡莫三嗪南京癫痫治疗专科医院效果甘肃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治疗癫痫都有哪些进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