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故事终于甩掉那个男人她却又再次遇到小兽是红鸾星动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6-10 分类:励志大全

腿有点软,她的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差了?就算酒吧里喧嚣,可施施全身的细胞似乎都活了过来,她感觉到身后有人跟了过来。不紧不慢,非常从容。

每走一步,她的力气似乎都在散失,可意识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她甚至能感觉到到心跳的每一下的咚咚声,越来越快,快得都要冲出胸膛似的。

她艰难地挪出了酒吧。身后的脚步没有消失,一步一步,不远不近,就像一只用了疲劳战术的猛禽,悠闲地等待着对手的力气消耗殆尽。

就在这时,吕施施看到了酒吧门口的一张车,后座车门开着,一个男人刚上了车,只见那擦得锃亮的皮鞋一晃而过,收到了车里。

施施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一阵刺痛给了她最后的刺激。

她几步奔到了车前,毫不客气地在车门关上前,上了车。

“请您帮帮我,有人想害我!”她情急之下,抓住了那男人的衣袖。

她碰上了一双冷峻的眼睛,眼珠黑得令人心惊,他淡淡地看着她,一言不发。还往她抓住袖子的地方意有所指地看了看。

吕施施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易明,开车。”男人的声音平静无波,醇厚带着磁性。真像播音员的声音,吕施施心里忍不住评价。

“是,先生。”驾驶座上传来恭敬的声音。

车门在吕施施身后关上,车子悄然无声地朝着外面驶去。

看到吕施施上了车,陈涛紧走了几步,想追过去。可面前一暗,山一般挡住了两个大块头。

其中还有一个黑人。他身高只到两人的肩头,体重估计也只有两人总和的四分之一,人家要是蹦到他身上,猛地一压,压都得把他压出事儿来。

此刻,两个大块头挑衅地看着他,他试图避开,结果两人逼得他后退了些,还在他面前吉林市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最好颤动着胸肌示威。

就这么一耽误,那车子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陈涛夹在两个大块头中间,真想骂娘,好吧,他直接骂了。

MD,他那好不容易搞到的宝贝!顶级的助兴药,吃了的话,就算是个石女都会让她开花!

忙活了半天,结果却便宜了别人!

“这位姑娘,你到哪里下?”男人问吕施施。那亮亮的眼睛真是好漂亮!还有那脸,真让人着迷,居然会有这么帅气的男人!

吕施施痴痴地看着他。虽然夜太黑,不过路灯的余光还是看得清这男人的帅的。

要不她劫个色先?吕施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什么时候这么好男色了?

“姑娘?”看她恍恍惚惚的,那男人再度提醒了她一次。

“随便。”吕施施这回听到了,吃力地答了句。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也越来越没力气。

可怕的是,那离她不远的男人,她会没来由地想去靠近,天哪!她这是怎么了,她居然想去抱着他!

太恐怖了!她就算平日行事像条汉子,可也从来没有强抢民男的想法啊!

否则那罗烜早被她办了!哪里轮得到小妖精来分吃?可是现在她怎么一副饥渴的摸样?

想到那伪君子,她恨得咬牙。

恨意没能平复她的难受,反而让她的感觉变得更变本加厉了。

不过还好,她掐紧了手心,努力忍着,身旁的男子就像自带了强大磁场,而此刻,她就像那小小的一块小磁铁……

她觉得前途真是叵测,要是事态的发展失控了,她把救命恩人给扑倒了,那如何是好?

此时此刻,吕施施终于确定,她不是喝醉了,而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男人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我被人下药了。”吕施施颤抖着说。她最后一丝意志力开始迷失,无意识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她恍惚中看到了那男人深黑的眸子,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她。

那神情,似乎在评估,也似乎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又或者还有点怜惜?

总之那摸样让吕施施心里一颤,心里莫名地多了一丝疼痛。她的手终于失控,往那美男身上招呼过去:“我好难受,求你帮帮我!”

罗烜算什么?周雪那小蹄子和她有什么关系?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吕施施面前崩塌,她什么都不在乎了,现在,她的眼中,就剩下了这个男子!

路边的奶茶店里。终于还魂过来的吕施施,猛喝了一口凉茶,两只脚甩动着,嘴里嘶嘶着,那本来白嫩的脚,早已污秽不堪,还有几个地方被磨出了水泡。

“恩恩,你说今年属啥?是不是和我的属相犯冲?”吕施施忍不住问被自己召唤来救急的堂妹。

吕恩恩抬手扶了扶镜框,星座生肖啥的,她最有研究了:“没有啊,好像说今年你还红鸾星动了呢,哪里可能犯冲。”

吕施施抬抬自己红肿的双脚展示给恩恩看:“不犯冲会让我光脚在烈日下走了半小时都叫不到车?

不犯冲会让我的手机和钱包在一夜之间都没了?不犯冲会……唉,算了算了,不说了。”

往事不堪回首,那就不要回首。

“要不你去庙里拜拜?兴许能转运呢!”准星象生肖学家吕恩恩向她提议。

“算了算了。我还是办正事要紧。”施施摆摆手,吕恩恩目瞪口呆地看她用湿纸巾抹了抹脚,艰难地把脚套到了鞋子里。

吕恩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只手伸直到了她的鼻尖下:“还是借点钱来先。”

口吐白沫能治好吗军海抗癫劯攻勊恩恩打开钱包,都没有思量一白城市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下借多少的机会,施施早一把癫痫病的主要病因有哪些夺了去,随手拿了一叠,顺带抽出一张信用卡:“卡我也借走了,万一钱不够麻烦。”

吕恩恩接住她扔回来的钱包,对着一瘸一拐早走出三步开外的堂姐,无奈地喊:“那我就和婶婶说昨天你住我这里了,你可别自个儿回去露馅了!”

吕施施扭过头,做了个OK的手势,还顺带夸了一下恩恩带来的鞋:“鞋不错!我收归己用了!等姐姐发达了,鞋子随便你挑!”

吕恩恩无语地推推眼镜,到底谁是姐谁是妹啊!还有,指着这个姐姐发达,就如同指着买彩票中奖一般好不?

因为,她这口头禅都用了多少年了!就没见她发达过!吕恩恩摇了摇头,收起钱包,也起身慢悠悠地离开了。

本文来自小说《薄情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