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间百态(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是善良有素质的人居多,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社会才得以飞速的发展,国民才得以更加的富强,而人与人的关系也会更加和谐。

用阳光的心态看世界,世界始终是灿烂的。而现实中那些猥琐而灰暗的东西却依然无法被遮蔽掉,或许,这才构成了纷繁的世界,这才构成了事物的两面性吧。

一、宠物狗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宠物狗登堂入室成为城镇家庭中的宠儿,宠物医院也如雨后春笋般在一夜之间破土而出。细细想来,也并非是生活水平提高单方面的原因让宠物狗来到人们生活中的,在那个一家只允许要一个孩儿的年代,待孩子长大了,家中便只剩下了父母二人。空巢期的不适应让更多的城镇居民把宠物狗带进了家庭,他们把它当成了自己另外的一个孩子,他们待之如己出,宠之亦如子女,这些本无可厚非,然而,随着城区环境日益洁净与美化,宠物狗似乎又成了美好事物中的瑕疵之处。

喜欢晨跑的我与早晨遛狗的人,很自然便有了交集。而我,又是个极其怕狗之人,即使是很小的狗狗,我也是不敢近前的。偶尔遇到没有人牵引散放的小狗,我都会怯怯地停下脚步,待狗狗走远后才敢再次迈动脚步。

跑步时间长了,在晨跑的过程中很自然地便会去观察各种各样遛狗的人:有穿着旗袍蹬着高跟鞋雍容华贵型的,有穿着运动衣蹬着运动鞋休闲舒适型的,有年长的老者,自然也有年轻人,但无一例外,他们手中牵着的狗狗都是他们眼中的宝贝。

家里养了狗狗,自然就多了很多的琐事:购置笼子为狗狗安置一个舒适的家,为了卫生起见定期为狗狗洗澡,还要为狗狗置办各种服装,每天早晚出去遛狗狗等等,可以想象,照顾一只狗狗并不比照顾小孩子简单多少。

我经常会听到楼下遛狗的姐姐这样说:小宝贝每天至少要出去溜两次的,拉尿完了在家里就会不拉不尿,非常懂事。也确实,我多次看到过她们家的小泰迪一出楼门,便直奔绿丛丛的草坪又拉又尿不亦乐乎。这还是好的,当然也会有不好的时候,小泰迪偶然也会把大便直接拉到行人走的小路上,这不但给清洁工增添了不少的工作量,也给小区优雅而干净的环境造成了一定的污染。再看那个姐姐穿着讲究,体态优雅,手里牵着小泰迪也算搭配,可是,您增添了饲养狗狗的乐趣,家里也收拾得干净利索,为什么就不顾及和维护小区的环境呢?就因为小区的环境是大家的就可以不去顾及了吗?就因为小区的环境有专人负责就可以随便糟蹋吗?这些话即使到了嘴边也只能硬生生地咽回去,说出来不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还可能得罪了人。

再见到路上狗狗们随意拉尿的痕迹,心中便有了异样的感觉,就像是公共的楼道里被放满了杂物,看着堵心却碍于面子又不好说什么。不得不承认,狗狗们在某些方面确实是满足了很多人内心充实的需求,却在无形中破坏了周围洁净而美好的环境。我不清楚,是否有关于宠物在外拉尿的一些规定以及处理办法,狗狗们咬伤了人自然会有人追究,随意拉尿破坏环境呢?是不是也该有些条文加以限制来维护我们周围来之不易的优雅而美丽的环境?更多的时候也只能凭狗主人的自觉性和自身的素质吧。

又一日,我忽然就遇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遛狗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开外的中年男人,男人走路时腰板挺直,气宇轩昂,形貌有种军人的气质,手上带着一副白色的手套,这些还不足以能让我察觉到他有什么特别之处,男人左手牵着一条类似于牧羊犬般的大狗,右手里竟拿着一把小巧的铁锹,这才是特别之处。

我亲眼目睹了中年男人把那只大狗拉的大便清理到附近的垃圾箱中的情形,此情此景竟让我有了些许的感动,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又多看了几眼,一种油然而生的钦佩之意一时在我的心中流淌了开来。

待渐渐熟络之后,我忍不住问中年男人:“您遛狗怎么手里还拿个小铁锹呢?”我是明知故问,只为了解到中年男人的真实想法。

“狗哪里会懂得不能随地大小便呀,拿个小铁锹又不费啥事,随手就清理干净了。”中年男人说得随意,我却知道没有一定素质和思想觉悟的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既然随手就可以清理干净,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人不去做呢?说到底还是人觉悟高低的问题。就像我们居住的楼房,楼道本来是公用之处,可就是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要把自己的东西放置到楼道里,有一层因为对面没人住,甚至把大白菜大葱之类堵住了人家的门,我也曾侧面的提过把放的东西拿开,最起码把人家的门口腾出来吧,岂料那人竟说:“对门又没人住,白菜放屋里早就烂掉了。”

当自己无力去改变别人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我能做到的只能是自己不去占用公共用处,尽量去维护周围的环境。

二、同学老孙

同学小聚,餐桌前言谈甚欢。

我们都是当年卫校毕业的同班同学,如今都已步入中年的我们,工作上有了很大的区别:一部分有门路的同学就职于当地各大医院之中,有成就者已成为医院中的中流砥柱;而另一部分同学则是自己回家开起了诊所,也算是没有偏离了三年的求医之路;而如我这般既没门路又没勇气开诊所者,便只能舍弃了医学另谋职业了。毕业这么多年来,我很少跟同学们来往,少有来往话题自然就不多,坐在一起不尴不尬的所幸就不去了,这一次也仅仅是几个同学的小聚。从内心来说,我并不羡慕同学们事业有所成就,毕竟门路是一回事,要想做得出类拔萃还需要自己的努力。

同学老孙与老公一起在乡下开了多年诊所,去年一下子就在城镇买了三处住宅,穿金戴银雍容华贵,算是开诊所同学中的佼佼者。想想当年,同学一场都结婚生子各奔了东西,多年后又聚在一起,当年不同的选择拥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而不同的生活又造就了不一样的人。

前两年,老孙离开了乡下的夫妻诊所开始到城镇各大药店谋职,说是为自己将来开药店打基础。

我望着老孙口吐莲花的样子,隐约还能看到上学时小孙的影子……

老孙似乎永远是那个主角,偶尔有同学附和几声,算是配角的配合,可听着听着我就发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老孙说起她的宏伟计划时神采飞扬,宛若一成功人士,连眼角都带着笑意:“你们是不知道,开个药店有多大的利润那,你们算算每人每年花销1万块钱的话,药店周围多少人呢……”

“可是,哪会有人去药店花那么多钱买药呢?”我平时最多去附近诊所拿个十几块钱的药打个针,自然想不通老孙的一套理论,不由得问了一句。

“那就全凭你怎么说了,现在的人都不缺钱花,而健康又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老人,几块钱就能治好感冒的药,我能让他们花几百块钱你信不信?”

“那你不是昧着良心卖药了?”老孙正在口若悬河描绘着她的雄伟宏图,并没在意我说的话。

“你天天在自己的温柔乡里生活,哪里懂得外面世界的复杂呢,你知道现在的诊所都是怎么做的吗?”老孙说得很是得意,满脸的笑意里透着诡异。

“诊所怎么做?”这个倒是我关心的,毕竟,谁都有个感冒发烧的,拿点药打个针都很正常。

“诊所一般都是拿好几样的小药片搭配好对吧?拿药的人不会知道每种小药片的功效,我打个比方吧,假如给你拿7、8种药片的话,里面肯定有2种以上根本不起作用的。”

“为什么是这样?怎么可能是这样?”在老孙的眼中,我就是那个生活在温柔乡里不闻世事的人。

“等我老孙将来开药店挣大钱了,每次聚餐的费用都由我来结帐,你们都不用管……”老孙后面的话已经在我的耳中变得模糊起来。

果真是老孙说的情形吗?又怎么可能呢?这也太没良心了吧?我还纠结在老孙所说的诊所处理病人的方式上……

稍倾,我开始释然了:可以肯定,有这种昧良心开诊的人存在,更有如老孙这般为了拿回扣让病人舍弃便宜的药而买贵药的人,但绝不可能是大多数人的从医者,更何况,药物的相辅相成作用怎么可能轻易被金钱二字代替得了?

多年之后,再次见到同学老孙,她开药店的大业依旧处于筹划之中,她依然是手舞足蹈般讲话,依然是同学中的主角,皱纹却早已悄悄地爬上了她的眼角。

三、不正常的婚姻

楼上搬来了一位新邻居,我与新搬来的邻居本没有任何的交集,偶然间楼下阿姨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你知道吗?楼上新搬来的那女的是个小三儿哩。”

再细打量那个被叫做小三儿的女人,便有了别样的感觉:女人个子不高,大约四十岁上下,短发微胖且白。怎么看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哪里有小三儿的模样?这个女人普通得站在人群中瞬间都会被淹没在人海中,完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在我的印象中,小三儿应该是妖娆且娇气的,不需要长相有多漂亮,但必定是一副惹人怜爱的乖巧模样,最起码要会在男人面前撒娇吧。转而又一想,却又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逗笑了,谁的脸上都没贴有专有的标签,更何况,并不是妖媚的女人才是做小三儿的专利。

女人晚出晚归,自己做着一份中介的工作,这样的工作虽然不会大富大贵,但养活自己完全没有问题。

女人为什么要做已婚男人的小三儿呢?她到底图的是什么呢?如果说两个人有真感情,打死我都不信,一个男人若真爱着一个女人,即使什么都不能给女人,总该给女人一个该有的名份吧。

后来我又零星地听到楼下阿姨传过来的信息:女人住的的房子是男人买的,女人开的车子也是男人买的。我这才幡然醒悟:这就是了,一旦感情沾染上了物质与利益的成份,所谓的感情便成了获取某种利益的借口了。

女人有个上高中的女儿,平时寄宿在学校,我从没看到过花季少女的模样,只是在学生们开学的日子里,会看到一个个子高高长相还算不错的男人与女人同进同出,他们出入楼门时很少与邻居们打招呼,最多点个头便匆匆过去了,一副做了错事担心被人点破小心翼翼的模样。是了,他们明明知道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是无法展露在阳光下的,从他们的言行便可以得到答案。我不禁又有了某种想象:女人上高中的女儿是否知道母亲小三儿的身份?而更加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母亲会不会影响将来女儿的生活?

如今的社会,养小三儿的现象越来越多,难道男人有钱就成了不安分的理由吗?女人为了金钱利益就可以不惜破坏别人的家庭而不要名份了吗?他们到底有没有为另外一个女人着想过呢?

后来有人如此分析过:某些男人因为无法承受离婚后被分去大量的家产而不愿意离婚,他们偷偷地在外面养着另外一个女人,与外面的女人苟合着,忘记了曾经陪他走过艰苦岁月的结发妻子,忘记了把他当成一面镜子效仿他的子女,甚至忘记了生他养他的父母,他们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终将会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吧;而女人呢,或许是为了孩子,想给孩子提供一个完整的家而忍气吞声,或许她早已对自己的男人心灰意冷,也或许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卑微地活着……四五十岁人老珠黄的女人早已没有了年轻时的青春靓丽,再嫁的话,便只能找六十以上的老头子一起生活了,更何况还有继子女纷繁复杂的关系,这大概就是原配夫妻不离婚的原因吧?

结婚时男人可以对妻子说:你不用出去工作,把家管好就行了。而随着社会的与时俱进,男人越来越意气风发,事业有成,女人却被时代的脚步抛弃在了后面,她们一心照顾着这个家:老人,孩子,丈夫,却在岁月的年轮中丢失了原来的自己。多年后,男人又会淡然地对妻子说: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就像《我的前半生》中的陈俊生和罗子君,而,现实中的女人不会有罗子君的幸运,更不会有贺涵式的人物出现在她们的身边,没有任何条件的提供帮助。你让这样的女人怎么办?说到底还是那句话,这个世上只有自己才是最靠得住的,女人凭什么要为了这个多年后不属于自己的那个家而失去了当年工作的机会,最后失去了一切呢?即便没有贺涵式的人物出现在女人的身边,女人同样要站起来,融入社会有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找回自己的自尊吧!即便没有另一半的白头偕老,女人同样要活得精彩。

而事实上,小三儿很多时候比原配活得要潇洒得多,最起码表面上看是这样的,这种现象也只能是受到道德层面的谴责,原配不去追究谁又去治男人的罪?何况男人只是在物质上给予了另外女人的资助而并没有去领结婚证?

我有时候就会想,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经济发达了,物质极大丰富了,婚姻生活却岌岌可危了,到底是男人的错还是女人的错?

我曾经有个女同事离异后带着小女儿一起生活,后来谈了一个男朋友,不久便住到了一起,如夫妻般生活。我们都劝她看好了就结婚吧,男方又没有小孩,对你和孩子又那么好。

女同事却不以为然,很是得意地说:“我们这样过着挺好的,干嘛非要领证?他每个月给我生活费,我们每天都在谈恋爱多浪漫!”

是啊,每个女人都喜欢浪漫地活着,尤其享受恋爱期男方给予的体贴和关爱,殊不知,恋爱仅仅是走入婚姻生活的一个必经阶段,短暂得如昙花一现,而婚姻生活才是经久不变的主旋律。可惜,还是有很多人看不清楚这一点,想当然地活在自己公主梦的梦幻之中,却不知道那个王子早已经筋疲力尽了。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男性癫痫病因有哪些武汉市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西安市最专业治疗羊癫疯的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