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不散(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你走了吗?噢,你走了已经28天了。我终于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了。

此时,一座坟茔隆起在我眼前,里面是你,外面是我。我要为你插上三炷香,还要为你烧一些纸。然后,我盘腿而坐,跟你说一些话,我确信,此时,你在听……

噢,最先要说的应该是文字。

一首《机翼下的故乡》让我认识了你。你说真是奇怪,之前我并不懂诗,一读这首诗,我方知道这才叫诗啊!正是因为这首诗,我才逐渐接近了真正的文学。我才意识到曾经写的那些调侃性的文字是多么浪费时间!我才知道文学是该用灵魂去触摸的。我常常绞尽脑汁地去猜你诗的内核,也总是不尽人意。你不止一次提醒我别老去读你的诗,要我去读名著,去读大诗人的,你说你的诗没法跟名家的比,要想真正提高必须走近名家,并为我推荐了你正在读的名家诗歌集。我立即去买了一本,每天也读两首。那时的我啊,那么狂热地爱着诗歌!我们曾不止一次地就诗歌、文学聊过。当我说出自己心中写字的困惑后,你说:“我懂得!”正是这三个字拉近了我跟你的距离。

你也曾鼓励我写诗,可惜实在是天赋和文学修养都不到家,我只写了一首勉强能够算得上叫诗的《太阳》,你认真地帮我做了修改,并鼓励我说,应该也算一首不错的网络诗了。尽管你多次跟我讲过写诗的要点,但我终究还是没能够找到感觉,最多能写出几句有诗意的句子罢了,由此你断定我不是写诗的料。从此,我把诗歌放到一边,又专心去写我的有感而发了。记得你认真读了我刚写的一篇散文后,给我指了一大堆缺点,让我信心顿丧。那天晚上,你给我留言安慰我说:“你不可能成为大文豪,我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诗人,一切顺其自然最好。”

那天夜里,想起你的话,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去给你留言,没想到那么晚了你竟然还在网上,你再次安慰我别急,说我的悟性还是不错的,别泄气。我第二天醒来,你说为我转了一首诗让我去看看。我去看了,是写在英国威斯敏斯特教堂地下室的墓碑上的那首《改变》:

在我年轻的时候

我曾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可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

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于是,我将目光缩短一些

那就改变我的国家吧

可当我到暮年的时候,我发现

我根本没有能力改变我的国家

于是,我最后的愿望

仅仅是改变我的家庭

可是,这也是不可能的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的时候

我忽然意识到

如果当初

我仅仅是从改变自己开始

也许我就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

也许我能为我的国家

做一点事情

然后,谁知道呢

说不定我能改变这个世界

你用这首诗来提醒我从现在开始,一点一滴地从自己做起,你确信我一定会改变。

从那以后,我不再焦躁,我开始静下心来读书,随着阅读量的增多,我读诗的感觉也越来越好,不断地带给你惊喜。写的文也越来越有感觉了,你高兴地说还是读书有收获啊!

原本就这样平稳地感动着、惊喜着往前走着,谁知我却常常无故制造点事端来。

因为我们共同的一个网友在你诗歌后的回复写到,意思是你是她的,我怕给你惹麻烦,删除了你。

失落的你写了《走吧》:

走吧——

雪花吹进深谷

歌谣却没有归宿

走吧——

水车开始朗诵

河水却还在泪簌

走吧——

铁轨画出美丽的弧

钢轮却没有起步

走吧——

字典早已风化

诗歌却没有休止符

走吧——

揉抚双足

去寻找心头的泸沽湖

诗中,你因我的离开而失落、惆怅的思绪表现得淋漓尽致。

删除你后,我一直在哭,坐立不安,疯了一样。经过两三天的挣扎,我不顾一切地重新请求加你为好友。你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配了一幅漂亮的图片,说让我去寻找自己心头的泸沽湖,祝我一切安好!我不依不饶地再次请求,你还是答应了。

你明白了我删除你的原因,理解并原谅了我。你在对待那个网友的去留上,颇是踌躇了一番,一方面你舍不得她出众的才华,一方面你对她的为人不满。经过几天纠结,你还是删除了她。你说你是个崇尚简单,真诚待友的人,这么有心计的文友不要也罢。

我们又和好如初了,甚至比之前更没有隔阂了。你因此在我给你的诗歌评论栏里回复说,没有风雨,哪能见彩虹?

以后的日子里,我曾多次给你制造点小事端,动不动闹点小意见,耍点小脾气,也曾因为意见不合发誓说三天不理你,到最后最多能憋两天,为此常常被你取笑我。

每当我长时间不写文时,你就为我急。为了鼓励我写文,你甚至为我提供素材。你给我讲你当年下乡蹲点的故事,因此有了我那篇《天涯共明月》。那篇是你喜欢的,你说你用了近两个小时细细读了。

当你因为你的一个网友的故事感怀时,你再次鼓励我写一写。原本没有写小说感觉的我,在你的一再督促并提供全面的写作素材后,我硬着头皮动笔了。一万四千字的小说,我数次停顿下来,写不下去,你安慰我别急,一遍遍地帮我梳理,帮我寻找突破口。当我终于写完后,你高兴地说,写得真不错!并再一次为我做了精心的修改后转到了你空间,配了音乐和图片,设置了只有我和你那个网友可见。就在你走前不久,你还跟我说,你又去读了那篇《选择》,至今还是觉得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我根本就不敢接着你的话说,因为我知道,我写得是多么不尽人意啊!因为我是你妹妹,你才爱屋及乌,觉得我写得再差也是最好啊!

你写的那篇《借得上苍一甲子》,我说那篇散文里很有故事,可以用来写小说的,你于是鼓励我写。我说那我要借你原文里的话了,你说妹妹需要一切都可以拿去。我于是真的写了一篇小说《遗忘》,那篇小说里不仅故事是照搬你的,而且有的句子和词语也是照搬的。记得一个不错的网友还提醒我说要是别人是万万不能的,我骄傲地说,那当然,他是我哥啊!

你为了让我在写小说上更上一层楼,专门为了我买了最新版的小说排行榜给我寄来。每每翻看,我就会想到你走进书店为我挑书的样子,一向大大咧咧的你,竟然可以细致到专门到书店为远在千里之外的妹妹买一本书!你叫我怎么不感动!

前年,你早早就为我写了生日贺文,说到时候送我,我说不用,我一向不过生日,我怕热闹,我常常为了躲避生日而把生日的日子改来改去。于是,那篇文章就作为我的私密日志收藏了。

因为我淡漠生日,也就对你的生日没有热情过,好在每年都有才女们为你写生日祝贺诗,有时甚至不止一个。在你的生日上,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做过什么,最多就是在才女们的诗歌那里写上一句生日快乐。而我的生日虽然我一直改来改去,但你却一直记得我的真实生日的日子,你总是给我寄贺卡,从窗口里给我留言祝贺。让我深感惭愧的是我不止是从没有给你写过生日祝贺文,更重要的是从没给你写过一个字!你说我都去干什么了呀!啊!

当你猝然离开了我,我才那么的惊慌失措,才深深感到我对你的忽略已经太久太多!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而我都为你做了点什么?!

如果硬要找一件可以安慰我的事的话,那就是我为你写的那篇唯一的诗评。

《以一种姿态张望》是你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诗,也是我和纳兰最喜欢的一首。

在这首诗里,你把人的一生做了全面的归结,生当坦然,死当无畏,述说的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阐述的是一种生命的意义。

那诗是我给你编辑的,过了几天我说我要写诗评,你说要忙就别写了。我实在是喜欢,最后还是写了。写好后给你看让你帮我修改,你看了说写得很好,不用修改。就此,我在太多的遗憾中,唯一找到一件勉强可以使得我的心灵能够得到一丝安慰的事。

过年后,我一直因身体、心情的原因没法静下心来写文,你多次督促我,过几天就说我多长时间没更新了。那次,你再次约我说咱们一起写江山征文吧,我虽然答应了,但还是没能静下心来写。你为了鼓励我,说我虽然没写文,但编者按写得却是越来越有水平了。我还是没敢接你的话,因为我知道,过年后,我的状态一直不好,根本没有完全深入到文章中去,所以,算不上提高。但我心里还是知道你的用心的,你是怕我没有信心,故意鼓励我呀!

因为这半年来我对网络的疏远,你也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你的淡网影响了我呀!”

甚至有几次,你说你正在写的组诗,因为我的懒散也没心情写了。写到这里,我是多么自责呀!如果我知道你的生命已经很有限,我说啥也要多在网络上陪陪你,说啥也该好好调整状态去读你的诗,说啥也该在你要我给你编辑诗歌诗时放下手头的一切去做,可是我没有,我总是说很忙,没有帮你按诗,也没有好好去读你的诗。这真是我的一辈子的缺憾呀!再也没机会弥补了!

噢,接下来我想说的应该是等待。

你已记不清,我也记不清,我们何时有了这个没有约定的约定。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来等你,你也从来没有说过来等我,我们却在我们结识的两年半的时光里每天晚上都要在等待。

细细想来,其实我真的好自私,我有事时就多跟你说几句,没事时就来说一句:树哥晚上好,我要去睡觉了。早早候着的你常常跳出来说:“瞅瞅才几点呀!又去睡,也不等俺说话!”

接着不等我说话,马上又体贴地说:“知道你累了,快去休息吧。”然后忙不迭地送花。我总是以为来日方长,一些话可以以后说,我哪里想到你的时间竟然这样短暂!要是我知道你时间已经这样少,我说啥也该多在网上停留一下,好好听你叨叨几句。

白天要是没事,咱们也偶尔打声招呼。多少次,我说你在忙啥,你说没忙啥,在想我做馒头时两手沾着白面粉,风风火火的,该是什么样子,你说在想我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样子。

在我因手机原因不能上网的日子里,你说真是怪了,越是想着不上网吧,反而越发惦记起这件事来。因为惦记那份等待,我常常忙里偷闲抽空上电脑来跟你打声招呼。

多少次,我跟你说起家庭生活中烦人的琐事,你总是耐心地跟我讲应付的良策。

多少次,我跟你讲起我老公的生意。没做过生意的你,不知从哪儿学来的生意经,你的建议竟然都是那么可行。

当我对自己的工作去向有困惑时,我也跟你说了,你一样帮我拿出了最妥当的建议。

我说我的眼睛近来不好,你连忙帮我找了你用过的某专家帮你配的眼药,我按你给我的名称买来真的很管用,只用一两次就好了。

我说我女儿生荨麻疹,你急忙帮我找药方,后来你夫人说了一个亲戚用过的,用老茶叶熬水洗,我真的按你的的方子去做了,也是收到了一定的疗效。

你总是为我的喜悦而喜悦着,为我的烦恼而烦恼着,你总是急我所急,乐我所乐。

真想,真想再听到你说:“今天去吃朋友的喜酒,赶紧来打声招呼就走。”

真想,真想再听听你调皮地学着河南腔调为我唱河南豫剧《刘大哥讲话理太偏》,再听听你怪腔怪调地说一声:“你说中不中啊?中,不中。”

真想,真想啊,再听你说:真准时,也刚到。

真想,真想啊,再听一声你的抱怨:“这妞,大周末的去忙啥了?”

真想,真想啊,再听一听你淘气的电话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真想,真想啊,再听听你声情并茂地为我朗读你最新的诗。

真想,真想啊,这只是你去出差了,这只是你去旅行了,这只是,只是你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做短暂的停留了。

真想,真想啊,像前年一样,你只是去南昌了,你只是因为大哥生病;像去年一样,你只是因为一次有惊无险的车祸才暂时没来网上等我。

真想,真想啊,又接到你的留言:又有诗、散文刊发了,别跟人说,只你知道就行了,不想张扬。

真想,真想啊,再看一张你采风回来的照片,我一定,一定要好好夸一番,来弥补我曾经的吝啬。

半年来,一直是你在等待,我总是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多跟你说过一次话。就连你说到你身体不适时,我也仅仅是稍作劝说注意身体,并没有拿出更多的时间来劝说你。如果我能多拿出点时间劝劝你,也许你不会这么早就走啊!哥哥!这也成为我没法弥补的遗憾了!

你临走的最后一天,正好是周末,一天里咱们曾数次碰面,但我却又像以往一样在给你制造小事端,耍着小性子,不跟你好好说话。甚至晚上我都没像往常一样跟你打招呼就去睡了。九点四十九分,你最后一次给我留的言是我第二天早上看到的。这也成了我没法弥补的遗憾了!

我以为晚上你会按时来报到,我没想到那时的你已然去了另一个世界了!留给我的成了永远的遗憾和无尽期、没有结局的等待了!

噢,接下来让我再问你几个疑问。

为啥你不遵守诺言?我们曾就活着问题聊过多次,你说过你不想活得太老,那样会讨人嫌的,你也说过,你也不想生那些缠人的病,那样会让亲人累着的。后半部你是做到了,可是前半部呢?你说过咱们不求长寿,也要争取活到76岁呀!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面色青紫、抽搐是癫痫的症状吗成都哪家医院治癫痫癫痫发作时应该如何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