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难忘露天电影(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生活随笔

有些事情只属于年代。有些东西可以穿越时空。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许多曾经风靡一时的新鲜事物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比如传呼机、自行车、录像带、胶片相机等等。这些事物曾经满足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于物质文化的需求,并带给了人们许多生活上的便利。可是时隔不久,在经过大浪淘沙式的革新换代过程中,它们逐渐地被其他事物所取代或直接被淘汰,这些事物的昙花一现放在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是极其少见的,所以到如今它们也只能成为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那批人集体共同追忆的事物。而露天电影无疑是那个年代最独具特色的,它是一场来自平民草根的狂欢盛宴,而我有幸在它还没有完全淡出历史舞台时感受到了它独有的魅力。

那时候的露天电影放起来也简单,只要在一块空地前面竖起两根长竹竿,竹竿之间挂一块大布当荧幕,旁边再挂起一个大喇叭,电影放映机用一台固定的车运来,往那场地上一挪,家伙就齐全了。吃过晚饭,大人小孩拿着凳子席子往那荧幕面前一坐,放映机的灯光亮起,光束投放在荧幕上,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只有放映机的齿轮在“咕噜咕噜”地扭转着,好像要把时空拖回过去,而放映机在过胶片时发出来的吱吱声,听起来也格外美妙动听。我想如果你有幸在年少时看过这么一场露天电影,你肯定不会忘记这段美好的记忆,就像你很难忘记自己的初恋一样。

每次露天电影的放映,都能够吸引许多观众。最兴奋的莫过于小孩子,小孩子们早早地就跑去占位子,然后一群人在那里唧唧喳喳地讨论着大人们不屑一顾的话题,而十几年前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没想到我们这批人会是最后一批搭上露天电影末班车的乘客,现在想起来不免嘘嘘不已。相比小孩子们的兴奋,大人们要显得平静得多,他们都是在听到电影即将放映的广播后才赶到现场,手里一般都会拿着水旱烟,在一边看电影时一边讨论着田地里庄稼的长势或是从别处听来的奇谈怪闻,有时候也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得面红耳赤,那时候的他们已经过了看电影的兴头,他们之所以来凑热闹,无非是找着了个闲去处,同时也为了照看着自家的孩子,不让他们在看电影时胡闹非为。

电影荧幕上放映的要么是抗战片,要么是武打片。除了《地道战》、《小兵张嘎》、《地雷战》、《狼牙山五壮士》等经典电影经常占据着荧幕以外,武打片中已经开始风靡着李连杰的电影。那时候电影资源还比较少,所以反反复复放映同一部影片在那时候很常见,可是我们却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把电影里的台词都背得滚瓜烂熟。电影今天在这个村里放映,明晚又将出现在另一个村里,我那时候经常和我的伙伴们骑着自行车辗转几个村子去看电影,为的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新鲜感,我们那时候对电影的痴迷程度是现在的孩子无法想像的。

露天电影的另一道独特风景是由小贩们组成的。每当放电影的晚上,许多小贩就推着车早早地占据了电影放映场地的周围。瓜子、话梅、冰棍、泡泡糖等零食琳琅满目地摆放在摊位上,而在夏日播放电影的夜晚,最受人们欢迎的莫过于冰棍了,在吃冰棍享受着消暑的时光中观看着一场气氛浓烈的电影,这实在是一件再惬意不过的事了,而如果电影里的情节很吸引人时,吃冰棍的人连冰棍融化了掉到地上也不知道。嗑瓜子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然而习惯恶作剧的我们有时候会把瓜子壳和沙子混在一起,然后每个人抓着一大把从后排观众往前排观众扔,前排观众愤怒了,站起来就往后面追我们,可是这时候的我们早已跑远了。这时候,抬起头来望向远方,远方蜿蜒起伏的山峦上点缀着几颗星子,回头去看电影荧幕上的影像,恍惚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而远远近近的蛙声、人声和电影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共同谱写了一曲乡村交响乐,多么美妙而令人难忘的夜晚!

可是如今这些都已成为了回忆。

在露天电影淡出我们的生活以后,我一直都没能再看一场露天电影。也许是缘分,在我来到现在这个城市不久后,有一天无意间路过了附近的一个社区时,在社区的灯光球场上我又重新看到了露天电影,可是站在那里观看了一会我却找不到以前看电影的那种感觉了,我想这除了人事已非的原因以外,大概是缺少了小时候的好奇与天真。

如今,即使我足不出户也能在电脑、手机或者电视上看到最新最流行的高清数字电影,如果觉得还不够尽兴,还可以选择去到豪华的电影院去观看各种特效的电影,可是无论是什么样的方式,我最怀念的还是在家乡小时候看过的露天电影,它时常让我想起沉淀在露天电影里的人和事,以及那些一去不返的快乐时光。

男性癫痫要注意禁忌什么呢郑州市哪里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抗癫痫药物苯巴比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