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提一壶秋水,煮情(外一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生活随笔

(一)提一壶秋水,煮情

早起,在一个博客里看见这么一句话,“提一壶秋水,煮情。”忽然觉得这句话太惹心了。

秋来很久了,一直没有合适的言语搁置心底,今儿,就这么地入了心,早上有一个习惯,就是站在窗前看看窗外的景物,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再做几个简单的晨练动作,而后再给阳台上花浇浇水,收拾一下花枝残叶。总归是秋来了,盆里的花叶多少有一些变了颜色,尤其是眼前的这盆茉莉花,颜色淡了很多。

想起起床的时候,在博客里看见的那一句话,再见眼前的茉莉花,于是,心里就萌生一个念头,给自己冲一杯花茶。

我不懂做茶,就那么随便摘下几朵,清洗后放在杯里,用刚烧开的沸水冲泡。开水下去的时候,那几朵小白花就在水里一圈圈的转着,很是优雅,接着,有白烟儿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直入鼻孔。

香,真的很香,尤其在这个刚睡醒的清晨,没有什么比得过这种舒适,整个房内,抬眸低眉都伴着阵阵的茉莉香味,这味儿,那么舒心,缕缕的幽香,如女子的体香,散发着满满的纯味。不浓,淡淡的,入肺,说不出的一种心情,那么欢喜。

一直不喜欢浓这个字,包括感情,总觉得浓了的东西容易伤人。我是个不善于保藏感情的女子,所以,对于浓得过分东西都很排斥。但是,这香,就这么喜欢了。

这花儿,是前几日路过花店,老远就看见它们摆在门前的树荫下,风一吹,那味儿就和我撞了一个满怀。我拖不动脚步了,只好随便视线来到它们身边。我是一个特喜爱花草的女子,见不得这些惹眼的东西。站在一束开得正好的盆前,那叶儿绿得发亮,白白的小花,还有几朵小巧玲珑的花骨朵,就连那古朴的花盆就这么入了眼。

这时的空气,我找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清醒,干净,带着烟火味的那种,但又不沾惹尘烟,就连骨子里潜伏的忧伤,都释放得无影无踪。忽然,我想起了惦记的那个人来,如若他在,多温柔的场景,如若他在,能喝上我煮的花茶,那么,还有什么比得过此时的幸福。

茶香满了,想一个人的情也满了,就连音箱里播放出的音乐都生出了丝丝温情。《秋水悠悠》一直是我喜欢的一首音乐,以前听这首歌觉得悲凉了一些,而今再次听来,就连那些忧伤的音符都是一种美的享受。

秋到底是来了多日,早晚的气息都略带冷意,南方的秋天总是来得比较早,夏的衣衫便有了丝许单薄。

风从窗口拥进,有了凉的意识,忽而想起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秋风引》“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说好不悲秋的,这时想起这首诗,竟然又有几分愁然。诗中的大意是“不知从哪里吹来了秋风,在萧萧的风里送走了南去大雁。凌晨,秋风吹着园里的树叶,声声入心。孤单的时候听到了秋风的声音,就想到你的身影,闻到你的气息。”

记得一个早晨,你发来一杯茶,说是亲手煮的,让我暖胃,还说我不喜欢吃早餐,记得多喝水,我知道你只是玩笑,不会是真的,但是那些话真的会湿心。你问我,会煮茶吗?我说我就一个笨女子,不会煮,只会吃,你回过一句话说,有机会的话,让我尝尝你煮的茶,之后的早上,你都会先奉上一杯茶,虽不是真的,却那么暖心。

而今,秋又来了,你还好吗?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情,还有曾经喜欢的《秋水悠悠》一直未曾忘记。

“有的东西,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如今再看这十二个字,心里就牵绊起生生的疼痛。

人走了,茶总归凉了。

但我一直会温一壶茶在心里,尽管时光已经流失多年,光阴也不会回转,茶的味道依然记得……

(二)疲惫了的蝴蝶

又是梅雨季节。

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空气,地板,衣橱,都散发着潮湿的味道,甚至连心都是湿漉漉的,像要滴出水来。

这样的气息,太沉闷了。不想挪动,像是骨骼散了架。心情,说不出的烦躁,气脉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呼吸也像缺氧的那种,异常的闷。风,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偷闲。这样的天气,真的令人讨厌。

始终提不起劲来,很多天没去爬山了,这日子像是把那些记忆疏远了。

趁着今天礼拜天,决定带女儿们上山去走走。

山上的空气还算清新,昨晚刚好下过一场雨,山路和石阶上,还清晰地印着那些被雨冲刷过的痕迹。落叶一片一片的,到处都是,那些散乱的枝叶到没有什么,只可惜苦了那些花儿,满地都是残红。

看见这些小精灵被雨击落成这等模样,心,竟然隐隐的疼痛。

终是到了月末,花就那样弱不禁风。落了,终是散落了,随着心事,把最后一抹红散尽。

我不禁自言自语,花是倦了吗?也许,它们真的倦了,不然,为何看见它们走的那样急。

六月,就快走了,真快,快得我有一点接受不了。

一直还以为它在心底,在我的某个角落,可是,一转眼的时间,就快离我而去。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这个六月,我还没有把你的模样刻画在心里,一切都是那么朦胧,那么模糊。

我数着台阶,我以为,我会记得,记得当初我曾数过的数字,可是,今天,我怎么数,那数字对我都是陌生的,数了好几遍,尽然每次的的答案都不对。

我的直觉告诉我,六月,真的快走了,走得那么的不称心,我想,我是难受了,真的难受了。

是因为舍不得吗?说实话,我真的舍不得,舍不得它的离去,舍不得这个六月那么多风景,都刻进了我的记忆里。看残红落地,那忧思又加重了几层。

我知道,有的事,不是说放就可以放下的。就好比这些落红,虽篱落了枝头,但那抹红,却刻在记忆深处。

这一刻,我分明听见落花的叹息,我甚至感觉到那些纷飞的花瓣,触地的痛。心,微微的也跟着痛了,像是筋脉被颤动一下。那花瓣,还那么艳,血红那种,红的刺眼。

女儿们伸出小手去捻,很轻的那种手势,生怕弄疼这些落地小精灵。她们也一直喜欢花,尤其这么好看的小花朵。

像她们这种年龄,对什么都是稀奇的。看见她们很认真的样子,一朵,两朵,三朵……捡起来放在手心里,有时还吹上一口气。

我很是奇怪,问她们干嘛还吹口气,小双说:“我看见花花上有泥土,我怕它们想飞的时候飞不起来。”我被女儿的话惊住了。

“为什么会想到它们飞”,我反问道。

“妈妈,你不觉得这些小花朵像蝴蝶吗?我想,它们定是累了,才躺下来休息的。”

蝴蝶,我错愕了,难得它们小小年纪有这么美的比喻,不经意的看去,真的像飞累的蝴蝶。我越发的不忍心看了,感觉自己就像那些落地的蝴蝶。

天,又阴了下来。

风,也开始来了,树上的花儿越发下落。

“看,蝴蝶起飞了。”,我随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随风起的花朵像极了飞舞的蝶儿,只可惜,飞不远就从半空里跌落下来……

累了,终是累了,那些疲惫了的蝴蝶呀。

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西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郑州癫痫病医院口碑咋样郑州什么医院治癫痫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