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扶】白鹿原上的手艺记忆:木匠(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昔日的白鹿原,庄稼是指望不上的。可以说不少人都会一门或者几门手艺,这正应了“家有万贯,不如薄艺在身”这句话。白鹿原人精通各种手艺,像木匠、笼匠、铁匠、鞋匠、席匠、修表匠、打胡基等。最值得骄傲的是,白鹿原人把沙发割到了全国各地,那才是值得厚厚地记上一笔的。

木匠这门手艺,如今已发生了很大变化,已不再是过去的纯手工、作坊式作业,机械化的设施已派上了用场。流水线生产已不是啥新鲜事。回味昔日的白鹿原木匠,我还有千言万语要说的。

我对木匠的认识从小时候开始,亲眼所见,亲眼所闻,而且在心里扎了根。木匠这门手艺在白鹿原上是特别传统、特别吃香的手艺,就连许多人家给女儿找女婿都要找个木匠,这样才会一辈子有钱花,一辈子不受穷。

木匠分为房木匠和小木匠。房木匠往往指的是盖房的木匠,小木匠则指的是做各种木质家具木匠。在我幼小的记忆里,对做家具的木匠,印象当然是最深刻的。那时候的白鹿原还很贫瘠,可以说年年靠天吃饭,一个劳动日一天有2毛钱的收入已很不错了,劳动之余,有些人总会偷着做些手艺活来增加些收入。做家具,我见的最多的就是原上人割的大板柜、一头沉、二头沉、木箱等,至于家里坐的桌椅等,对木匠来说,那就小菜一碟,随手做来。

在我的记忆中,原上人嫁女儿,陪得最多的就是大板柜了。这大板柜也有好几种规格,说到底只是大小和样式之分罢了。大板柜用处可大了,它不光能存放粮食,还能放衣服,还能放家里需要放的东西,甚至连钱财都放在里面。我是位秦腔爱好者,尤其喜欢《柜中缘》这出戏,古时家里都有大板柜,人都能藏在里面,足见大板柜在家庭生活中的用途。原上人家条件好些的人家,有两三个板柜都不算啥稀罕事。至于大立柜、组合家具,那只能是后来的事情,那是新家具的范畴,原上木匠适应得也快,样式也随着潮流更新着,那也是新婚时尚的嫁妆,大板柜往往只能靠边站了。

割大板柜这事,只要是小木匠,可以说不少人都会的。那时候,往往是夫妻俩协作,拉着大锯,把长长的圆木扯成一片、一片的木板,那可是个力气活,人站得高,还得配合好,辛苦就不必说了;扯好了板,再用胶把一块块木板粘接,还要用麻绳一道隔着一道捆好、撬好,晾晒一段时间,那是需要技术的;粘接好的整块木板才是做大板柜的初级材料,那才需要精工细作,用推拨推,用镯子镯,用锯子锯,用墨斗打线也是必须的,可以说经过了很多道工序,要十天、甚至十多天的功夫,一个大板柜才能做成。我的记忆里,家乡人割的板柜一般是不油漆的,那样用架子车拉到集市上,一看就是本色,一般说来是比较好卖的。那时候,原上前卫逢集,卖家具的货比三家,自然有挑头,谁家的实受,谁家的工艺漂亮、谁家的物美价廉,都是买家具人的选择标准;那时候,原上割大板柜的人比较多,销售也是个问题,不光在前卫集卖,还要到原下的蓝田县城、焦岱、引镇、西安城、韦曲等卖板柜的地方。几十里、成百里的路,还不是拉着架子车去的,路上饿了,吃的不过是从家里带来的干粮,能喝上凉水也是不错的。

原上最多的就是小木匠,那时候,毕竟盖房的人家还比较少,而家里用的家具肯定是比较多的,坐的、睡的、躺的,可以说一般都是木头做的。家里待客用的小方桌、小椅子;村里红白事用的大方桌、大椅子,有的人家还不少,那时候往往是执事一家、一家去借的。随着社会的发展、时间的推移,原上人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城里人结婚讲究的“二十四条腿”、“三十六条腿”也在影响着农村,一头沉、二头沉、大立柜、组合家具等新式家具也成为新婚必备的嫁妆。也就是说,割家具已不再是单纯的家庭作坊来完成,这时候也有了木器加工厂,白鹿原上最有名的莫过于前卫木器加工厂了,其辉煌的业绩,这里就不再一一叙说了。可以说,割家具这门手艺在原上有着比较大的市场,小木匠在很多年里都是比较吃香的行业、比较稳定的职业。

这里还要说的,就是白鹿原上至今还存在的割寿枋的木匠。那时候,可以说好些村子都有会割寿枋的木匠,那可是不简单的手艺,对匠人要求也要高些。原上很多人家都是早早给家里的老人割好寿材,可以说家家在寿枋割好期间都要举行比较隆重的仪式,款待宾客自然是少不了的。如今,只要你走在前卫镇的街道上,你只要细心些,还会看到割寿枋的店面。

白鹿原也是发展变化的,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深入,原上人日子一天天好过了,盖房子的家庭也在增多,原来还比较少的大木匠也多了起来,一般人家常盖的是三间大瓦房,当然是砖木结构了,砌墙当然由瓦工来完成,其实一般房木匠都会瓦工的,农村人就要求的全面手,就像当今物业要的万能工一样。房木匠确实跟小木匠有着不小区别,盖房用的大梁,那都要仔细的选,盖房用的椽和檩,那也需要有眼光的木匠师傅来完成。房木匠那时候是受人尊敬的,难怪人们用“鲁班”来形容谁家盖的房子如何、如何的好。

白鹿原的木匠,在今天看来,确实是个历史的记忆。如今木匠这门手艺,可以说只能回忆,而不好见到了。人们用的家具一般都是出自家具厂,人们住的房子也是混硬土结构,平房、楼房也早已普遍。说到底,白鹿原的木匠是让人回味和常常忆起的;说到底,那真是一种永远消失不了的珍贵记忆。

陕西哪些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黑龙江最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