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缅怀母亲(选择征文·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蒙蒙细雨,好似女儿为您落下的泪水。呼呼西北风,也像发泄着女儿此刻的心情。天上人间,风声起,雨潺潺,泣不成声怀念您。天国的老娘,您还好吧?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一年,花开花落。在今年的母亲节到来之时,您去世已经三年了!

三年前的今天,早晨六点四十分,您走了,走的好远,远得和我们阴阳两隔,远得不再回家来,远得让儿女们永远都望不见。

当医院下了您的病危通知书后,您的脸部已经浮肿,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呼吸极其困难,好像是木匠在拉锯,嘴巴一张一合,非常费力。整个人都疲惫不堪,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发音不准的您,说自己的肚子疼。在疼痛的折磨下,导致您坐起来躺下,躺下后又爬起,不分白昼地,反反复复在床上辗转翻动。手脚也因连日来的输液,肿得圆圆的,鼓鼓的,涂上消肿的紫药水后,活像紫色的大馒头。

在您重病期间,儿女们无论身在何处,已被全部招回来。他们白天围绕您身边,夜晚姐弟九个,轮流值班,守候在您病床前。您走的那天前夜12点多,大脑依旧灵敏,思维仍然敏捷。看着我泪眼蒙蒙的眼睛,虚弱地打手势做动作,嘴里“呼噜呼噜”与我说话。意思是您没事儿,还无力地拍着枕头,示意让我躺下来休息。母亲呀,我的亲妈,您为儿女劳碌受累一辈子,那个孩子没让您操心?又有那个没让您昼夜无眠?您生育了九个孩子,光女儿就有七个!您无论多苦多难,舍不得送人,更舍不得抛弃,一个个地将我们拉扯大,个个培养的有知识。血浓于水,恩重如山,您的母爱大如天!现在,您挣扎在生死边缘上,还在为女儿着想。我、我、我还能睡得着么?

老娘啊,写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泪如泉涌。因为此情此景,活灵活现,恍惚就在眼前,您就躺在我身边。

曾记得:那天的凌晨三点,岌岌可危,奄奄一息的您,嗓子里总是被痰卡住,勉强吼出来,里面混杂着鲜血。那血,一次比一次浓,一次比一次多!我们在您床前围成了一圈,哭呀喊那:“妈、妈、妈妈……”您终于吐尽了最后的一口鲜血。浮肿的眼睑,连同手脚,一瞬间全部消散!在我们的哭喊中,您的面容神奇地变化,浮肿散去,皱纹出现,变得和平时一样的和蔼,一样的慈祥,一样的可亲可爱。也在我们的哭喊中,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您走得很平静,很安然,似乎熟睡了一般。我的老娘呀,您的儿女后代家家平安健康,户户安居乐业。您总该放心了吧?

您没有财产,没有遗言,却有丰富的资历,八十七年的人生经验。就这些,超过那千万百万的资产!足够让儿女孙辈们一生学习和享用。

母亲儿时没了娘,幼年饱受继母的折磨。人常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几岁的母亲在歹毒的后娘身边,朝朝夕夕生活了那么多年?

有后娘就有了后爹。常年外出做买卖的姥爷,在那女人的挑拨和唆使下,用世道混乱,土匪三天两头光顾,怕母亲受惊吓的理由,把小小年纪的母亲送到了教堂。一送就是六年,六年来,姥爷只看过母亲两次。因为在教堂里,慈祥的神父和修女们,给了母亲不少温暖,得到了他们的关心与照顾,还识了不少字,姥爷也就放下了心。在教堂里的日子,是母亲记忆中最幸福的童年。

为此,性格刚强的母亲,看见没娘的孩子就落泪,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己的儿时。总是尽可能无私地去接济他们。她非常痛恨那些恶毒心肠的人,特别是欺负小孩子的。和教堂的神父修女一样,有颗善良的心,行善积德。

母亲十五岁那年的秋天,姥爷看收成很好,家中女人又得下地,又得带孩子,实在忙不过来。想想母亲已经长大,待在教堂也不是办法,就将母亲接回家里,帮家里做饭带孩子。

谁知秋收刚过,继母还是视母亲为眼中钉,肉中刺。对勤劳的母亲一点儿都不宽容,总是呼来喝去的,对她做过的活儿,鸡蛋里面挑骨头。她为了要聘礼,趁着姥爷外出做买卖时,就找了媒人,强逼母亲嫁出去。从小倔强的母亲,不愿在继母跟前受气,就答应嫁人。幸亏苍天有眼,碰上了父亲这个老实的手艺人,一生对母亲还算不错。

母亲年轻时长得很俊,眼睛像杏核,眉毛像柳叶,中等个子,苗条的身材。她针线很好,全家的衣服全是她亲手做。就连乡亲邻里们,也有不少人她帮忙。母亲做饭也香,邻居女人总是向她学。无论啥活儿,经过母亲的手,都做得像模像样,利索整洁。

母亲一共生了七个女儿,两个儿子。除去老年以后,一生都在贫困中磨难。加上父亲生性老实善良,母亲只得用瘦弱的身体,当家做主,强顶我家一片天!坎坎坷坷地,硬生生将九个儿女拉扯成。特别是自然灾害的一九五八年,全家大小十一口,都被下放到农村。家中穷得一贫如洗,吃饭都得分份。就这样省吃俭用,说不定那天还揭不开锅。父母只得披星戴月,含辛茹苦地奔波。母亲的背上常有孩子,身后也跟着孩子,从来没有利索过。在您的教育下,孩子们很懂事,稍大一些就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照顾弟妹们。父母清早下地劳动挣工分,收工后忍着饥饿,拖起疲惫的身体上山挖野菜,回家来将野菜清洗干净后,拌在面里做成饼,做成馍,分给饥肠辘辘的我们吃。

有道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人穷了狗看见都嫌。茫茫的人生路上,到处充满人情淡薄,满世界全是世态炎凉。母亲为了维护我们家,遭受过无数次难堪与冷眼。为了父亲能复职,全家回到城里,她奔波了整整五年。一个没文化的女人,能办成如此大的事情,谈何容易?母亲经常会遇到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难,多次被置之度外。但她不甘心失败,坚持了数年,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搬家那天,坚强的母亲看着一手帕的火车票,由不得热泪盈眶,落下了泪水。笑着对我们说:“为了孩子们,妈豁出去了,什么都不怕。”

母亲把一生的光和热全部给了我们,唯独没有自己。在我的记忆里,母亲身体从来就没有胖过,总是消瘦的。当年家里贫困,只有逢年过节偶尔来客人才能吃上好饭,忙碌在灶台前的母亲,把我们安排在外屋,先给客人端上饭菜,剩余全部留给孩子们。问她时总说:“妈不饿,吃过了。”或者是:“妈不爱吃。”这样的话来敷衍我们。就连现在日子好了,她也是做在前,吃在后。剩下的饭菜不舍得扔,留着冰箱里自己吃。为这,我们多次劝说,她笑嘻嘻地说:“好东好西的,丢了多可惜啊,老天看见都会责怪的。”我们拿她真没办法。

曾记得:和您上山挖野菜,草木中您忙碌的身影,疲倦的黑眼窝。还有您的手指被划破,流淌下来鲜红的血。您顾不得停下,是我用宽草叶为您包裹,回家后,您那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

曾记得:磨坊里毛驴拉着碾盘“呼啦啦”响,您跟在毛驴后面转圆圈。您边扫面,边用簸箕装面,无休止地,一遍又一遍罗呀罗,罗呀罗。您那朴素的衣衫,家做黑布鞋,还有您的头发您的脸,都被白色面粉来挂满。

曾记得:大集体分粮,因为咱家是外来户,多次不能公平分配,父亲为此受尽欺负与污辱。您挺身与队干部们讲理,那不卑不亢的表情,振振有词的声音,说的保管会计无言以对,两个队长低头让步。

曾记得:您公平对待自己每一个孩子,从不重男轻女。从牙缝里攒下钱,拿去给儿女们交学费,送他们读书识字。还给我做了一个崭新的书包,百忙中您抽出时间,亲自送我到学校。还在老师面前,鼓励我好好学习,夸奖这孩子聪明,记忆力很不一般。

曾记得:我生儿子你守候,温存的安抚,担心的泪眼,亲呢的声音,无微不至地照顾在床前。还有您那红糖稀粥,自制的馒头与饼干,可口的手擀鸡蛋面……

我的母亲很伟大。我的母亲很平凡。您是河中一滴水,您是天上一朵云。在今天您去世三周年的日子里,刚巧赶上了母亲节。我把对您的思念写在蓝天,写在碧波,写在草地,写在我的QQ空间,我还要把它发在文学网站,让天下所有人都能看得见。九泉下的老娘,您也能看到么?

看:您出现在空中。紫花的寿衣,黄色斗蓬披在身,漂浮不定身体,模模糊糊的面容。瞧:您出现在风中,慈眉善目的面孔,还有脸上的皱纹与微笑的眼神。梦里:您出现在青山上,出现在绿草中。是那样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和我诉说您三年来的思念,还不断地打听兄弟姐妹们,各家各户,子子孙孙的事情……

母亲啊妈妈,您将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洛阳去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癫疯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怎么治癫痫病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