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暗香•人生百态】小小理发店(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学理论

放下看了一半的书,揉了揉酸困的眼睛,我依然沉绵在男女主角悱恻不绝的爱情故事里,闷闷的,无法排解。

还是出去走走吧,心里告诫着自己,便穿上外套,看着镜子里蓬乱的头发,确实有点糟糕,我决定去理发店收拾一下头发。

在电话里预约了时间后,我起身下了楼,来到车站。不一会儿,公交车徐徐而来。

理发店位于馨雅小区的底商门面房。门脸不大,夹在一排装修豪华的服装店、美发屋、饭店之间,更显得逼仄窄小。门前两棵刺槐遮阳蔽日,树荫下每次都能看见下棋的老人,兵来将挡,博弈得酣畅淋漓。两扇玻璃门终日敞开着,里里外外一目了然,几个台阶就跨进店里。

我进来时,女孩正在给顾客刮胡子。她看了我一下笑呵呵地说:“姐,来了!”我点点头坐在后面的长凳子上,看着她娴熟的刮脸、剃须,利利落落的技艺手法。

这是一间不足十五平米的小店,镜子下只有两把专用座椅,迎面墙上有两层错落有致的木质格档,分别摆放着不同颜色的染发膏、烫发水、卷发棒等一些洗护用品。墙角竖着洗面盆,上方悬挂着热水器,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张发型各异的宣传画,给简洁齐整的小店添了一抹明快的色彩,登时饱满起来。舒缓的音乐,似有似无地从音响缓缓流出。

这时,推门进来一位大姐。我一看是熟面孔,每次来都能遇到。我欠了下身子挪出块地方,她对我摆摆手说,我不坐,说两句话就走。边说边从手提袋里掏出一盒东西放在台子上,对正抖搂肩披的姑娘说:“囡囡,这是给你妈治腿疼的膏药,回去让她贴二十四小时,以前给你叔叔用过效果还不错,让你妈试试这个牌子,如果效果好,就去药店买,不过网上更便宜。”

“好的,那就先试试,谢谢韩姨。”

“嗨,跟阿姨还客气啥!”

随着她俩亲热的问答,我已经被温热的水流冲洗完头发,女孩随手递了块毛巾,我胡乱擦了几下,对女孩说:“剪短一些,有个层次就行!”女孩笑着点了下头,审视了一番,就开始剪飞梳舞起来。

理发店不时有进进出出的人,有趁着星期天领孩子理发的年轻妈妈,有快递小哥送进来的包裹,有拎着鲜菜顺便进来的邻居,有等幼儿园放学接孙子的婆婆。大家站的站、坐的坐,热热辣辣地拉着家常话,像走进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这个说,楼上齐家的二小子子真争气,今年考上研了;那个立马说,好是好,只是苦了爹妈,还得在外地给孩买房子成家,一辈子的积蓄都不够。

这时,韩姨笑呵呵地举着手机凑过去说:“你们看看这件衣服,过几天侄儿结婚,我穿好不好?”两个老姐姐瞅了瞅抢着说:“嗯,不错、不错,这个季节穿正合适,也显得年轻。”韩姨喜滋滋地说:“好吧,那我就下单了。”

自从偶然发现了这个理发店以后,我再也没有换过别的地方。其一,女孩娴熟的技艺,认真的态度,以及价格之公道,赢得了众多回头客;其二,这里浓浓的人情味儿,让人产生家的感觉,不由地牵着人的脚步。

去的次数多了,渐渐熟悉起来,聊的话题自然也多了起来。

有一次我对女孩的母亲说,你闺女的手艺就是铁饭碗,将来呀不愁找婆家;这个中年妇女憨憨地说,但愿吧!只要不受气就行。女孩甩着马尾辫,顿时羞红了脸。这营生也是受罪,没节没假的,越到假期越忙,吃饭都没个钟点,挣这俩辛苦钱不容易啊!女孩的妈妈摊开两手,继续感慨,这不,我还得帮衬着干活;好在邻居们都很热情,回头客也不少,凑合着挣她个嫁妆钱吧。说的女孩直跺脚喊妈,众人也跟着笑了。

摘下肩披,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容光焕发,精神了许多,非常满意;拿出手机,对着墙上的二维码扫了下,给女孩付了款。

当我走出理发店时,仍然有络绎不绝的人出出进进;我抬起头,看见夕阳的余晖,正反射到门楣中那几个调皮可爱的“小雨点理发”的字样上。

风轻轻拂过脸颊,吹动柔柔的发丝,我瞬间豁然开朗。生活这般美好,快乐竟如此简单!谢谢你,“小雨点”,我从心里由衷地说道。

江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郑州癫痫病权威专科医院西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癫痫病的发病症状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