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苦菊(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临近冬至,橘子死了。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她已过了头七。

那天上午,在公园听阿圆说完,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痛惜,哀叹瞬间占据了我的心房。她终于如释重负,脱离了苦海,安然走入了天堂。

生命的逝去,本该是一种不幸,但对橘子来说,却是一种解脱,一种幸福的解脱。

回到家,眼前浮现着橘子的身影,沉重的心无法释怀。我打开微信,告诉她师父,惠,橘子走了,你知道吗?

惠说,不知道啊!我已经三年没见过她了。

我最后一次见橘子,还是在今年春天。那天,在公园门口,她背朝着我,站在一群七八十岁的老人之间排队,要买两元一个的大饼。花白的短发,在脑顶散乱着,发白的牛仔上衣上,镶着白毛领子,黑色休闲裤,一双花布鞋。如果不是她身材挺拔,我是无法分辨出她的。

惠又问,橘子得的什么病?

我叹口气说,三年前橘子得了胰腺癌。当时,我还为她写了篇小说。

惠吃惊地啊了一声,然后说,可怜啊!你把小说发过来,让我看看。我今晚要失眠了,我现在脑海里都是她的影子,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我何尝不是呢?给惠发完小说,关闭微信,我就躺在了床上。黑夜里,有关橘子的一切,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在我眼前展现着。

我认识橘子时,她二十多岁。一米七的大个子,身材阿娜多姿,凹凸有致,黑丝如瀑,椭圆型的脸,白里透红。一双眼眯缝着,像没睡醒似的。

当时,她穿了一身自家做的碎花绵绸衣裤,哆里哆嗦,呼呼啦啦,像个居家过日子的小女人。后听说,她并没有结婚,还是个大姑娘。同学、同事正四处张罗着为她介绍对象呢。

还听说,橘子眼睛属于先天上眼皮下耷,睁不开眼。这种毛病,如果儿时做矫正手术,对以后影响不会太大。可不知什么原因,她竟错过了做手术的最佳时机。

因为这眼睛,使她从小到大,受尽了同学们的凌辱与歧视,她们不与她来往,骂她是“瞎眼”。从那个时候起,她产生了一种自卑心理,从那时起她开始忍气吞声。

两年过去了,对象介绍了一箩筐,橘子依然孑然一身。听说,还是因为她那双眼,使不少小伙子敬而远之的。

见橘子成了老大难,同学、同事都为她着急,并积极地为她出谋划策,你一句,她一句地说,你还是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把自己装扮一下;还是去把眼睛做个手术吧;再把头发烫了。

而橘子却说:我妈说长啥样,就是啥样。干嘛那么虚伪!

橘子的固执,橘子的不听劝,使大家面面相觑,哑口无言。背过她,我听大家议论说,橘子父母过日子非常精细,甚至有点吝啬。她每月的工资如数上交,所穿的衣裤,都是她母亲亲手缝制的。

这样,又过了两年,橘子仍是孑然一身。见同学的孩子都满地跑,她也急了,像是醒悟到了什么,去做了眼睛手术,又买来几件时尚的服装,把头发烫成了大波浪。

这样,她像换了个人似的,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双眼皮,大眼睛,穿上裁剪合体的时尚服装,人不但精神,女人味浓郁,还楚楚动人。

这个时候,经人介绍,橘子认识了辉。辉在国企上班,是个普通干部,家庭条件也不错。辉中等身材,五官端正,风流倜傥。橘子对辉一见钟情,一见面就脸红耳赤,含情脉脉。而辉说她无精打采,像睡不醒似的,对她没有感觉。橘子手术过的眼睛不自然,还是能让人看出破绽。

介绍人用那三寸不烂之舌,对辉说,她人心地善良,能吃苦,会过日子。这样的女人你到哪去找呢?辉动了心,答应先处处看。

介绍人又私下告诉橘子,既然喜欢,就要主动出击。橘子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从此,橘子三天两头,买上吃的,带上喝的,拿上穿的去看望辉。经过半年多马不停蹄的追逐,她的真诚感动了辉,捕获了辉的心灵,收获了爱情。

橘子和辉结婚后,对辉百依百顺,好吃,好喝,好穿都尽着他,自己却舍不得。辉拽得像大爷似的,什么都不干,还在家里指手画脚。

孩子出生后,橘子像是又回到了当姑娘的时代,整天穿着母亲做的衣服,胸罩也不戴,浑身散发着奶味,头发凌乱,邋里邋遢地去上班。

孩子两岁后,辉经常以种种理由夜不归宿,据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可橘子一直蒙在鼓里。终有一天,辉在和一个暗娼鬼混时,被公安机关逮走。至此,橘子才如梦初醒。她哭过之后,又去花钱找人,赎出了辉。

辉回家后,先是老实了几天,然后,竟提出让橘子拿钱再把那个暗娼保释出来。橘子刚开始不同意,她骂着说,那是个什么东西,我花钱去保她?你痴心妄想吧!

辉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要以此为戒,要痛改前非,你把她保释出来,咱们以后就好好过日子。

橘子心动了,她感觉,辉的确知道自己错了。只要他回心转意,我做什么都在所不辞。橘子又借钱保释出了那个暗娼。

然而,橘子太善良了,太相信辉的花言巧语了。辉在家待了几天后,又故伎重演,以加班、同学聚会为由,三天两头夜不归宿。橘子心里像明镜似的,但她除了流泪,也别无他法。

两个月后,辉竟然回家提出了离婚。橘子一下就懵了,她哭着说,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什么?

辉说,你什么也没做错,我不爱你了。

橘子说,那你也要为孩子着想一下吧?

辉冷笑一声,都什么年代了,还为孩子着想?我要为自己着想,你就守着孩子好好过吧!这就是我们的差距。

橘子哭着死活不离,她还抱有一线希望,想等着辉回心转意。可是,橘子错了,辉不但一去不返,还不给孩子生活费。这样,橘子不是人财两空吗?家人,同学都劝她,人家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还拖着做什么?离了,还能给孩子要点生活费。

橘子无奈之下,去与辉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后,橘子一人拉扯着孩子过日子。辉每个月的生活费总不能按时到帐。

从此,橘子踏上了艰难之路。她拼命工作,昼夜加班,有时,还把孩子也带到单位里加班。孩子上学后,她又不惜花大价钱,舍近求远给孩子选择好的学校就读。她说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大学生。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橘子省吃俭用,整天穿着工作服,或者是同事,朋友穿剩下的衣服。孩子的衣服,也几乎都是拣别人不穿的。

她经常加班加点,好活,赖活,脏活,她都干。过分的付出,使她过早地衰老了,还不到四十岁,白发就悄悄爬上了她的鬓角,接着又染白了她所有的发丝。

这样的生活,并没有压垮她。她从来不要别人接济,也听不见她叫苦,叫累,总是心平气和地忙碌着。

期间,也有不少的好心人给她介绍对象,她都回绝了,说是等女儿长大再说。其实,从她的言谈话语中,能感觉到,她心里还装着辉,期待着辉回来。

我退休后,就没有了橘子的消息。三年前,我去单位办事。从贴在大门口的橘子写的感谢信中得知,她患了癌症,还是晚期。她在感谢同事们给予她的救助。

我当时就懵了,为什么不幸又降临在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这无疑使她冰冷的心,再遇雪霜。她将如何去承受,如何去面对呢?

经了解,一年前才有个男人走入她的世界,正准备与她结婚。谁知,厄运竟突然降临,不但给了她当头一棒,也吓跑了那个男人。

那几天,为橘子,我一直处在悲伤之中。我能为她做点什么呢?我要把她的不幸公布于世,我要祈求上帝保佑她,保佑她战胜病魔,健康地活下去。

我为她写了篇小说,并虚构了一个男人与她并肩去战胜病魔,在小说末尾,我含着眼泪写到,上帝啊!求求你,救救这个可怜的女人吧!

即使现在,读到这一句,我还会泪流满面,那是我内心的期盼,我的渴望。

来年的春天,我见到了橘子。阳光下,她身子臃肿,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在拆一件旧毛衣。发白的牛仔上衣,黑色休闲裤,一双旧布鞋。她戴着口罩,花白的头发覆盖在脑顶,像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当时,她只有46岁。

我上前询问,最近身体还好吧?

她微笑着回答,还行!我得了癌症,你知道吗?

我没吱声,我不想表现出对她病情过于关注,我怕使她伤感。

我说,什么病都无所谓,主要是你心态要好,只要配合医生治疗,都会痊愈的。

我说完后一句,扭过了脸,我不敢去注视她,怕她感觉我是在欺骗她。

她不以为然地笑笑,我会的,为了孩子,我必须要好好治疗。

我没想到她是这种态度,面对死亡,她竟泰然自若。

从那以后,我经常在黄昏时,见到她,她是去菜市场买扒堆菜的,有时帮助牛奶妹卖牛奶。高考时,不见了她的身影,牛奶妹说她孩子今年高考。

高考完,我见到了她,便询问她孩子考试情况。她说孩子发挥不错,填报了一所医学院。还说当医生是孩子的愿望,孩子说当了医生后,首先要为妈妈治病。

我听完,眼眶湿润,内心酸楚,家庭的苦难,使孩子过早地成熟了。不知是喜,还是悲?

发榜时,橘子的孩子如愿以偿,被外地一所医学院录取。我为她高兴的同时,不由得又为她担忧,每个月,她只有千把块钱的生活费,昂贵的学费她将如何去承受?

开学前,橘子去给孩子办理了助学贷款。然后,让孩子去向祖父母辞行,收入不菲的祖父母竟没给孙女一分钱。面对这些,左邻右舍,都愤愤不平,而橘子却平和地说,人家的钱,不愿意给就算了。

开学后,橘子送孩子去了外地上学。一走,竟然是三个月。听说她在当地打工,到了冬天才回来的。

因父母有病,我一冬天都在医院,再也没有见过橘子,直到父亲去世后,我才见她了一个背影。

前几天,在市场碰见她的邻居,那邻居告诉我,橘子是夏天病情恶化的,又住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就回到了家中,一直由她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照顾。

手术后,她告诉母亲,不要再为她治疗了,留点钱给孩子上学用。临终时,她嘱咐母亲,先不要告诉孩子,来回跑要花钱,还影响学习。等孩子放假回来再说。

冬至的前夜,橘子走了,匆匆地走完了她49年的人生。

都说人生是苦乐参半,苦尽甘来,而橘子的一生,始终是在茫茫的苦海中挣扎着。

都说上帝为人关上门的同时,再敞开一扇窗。而橘子始终是在门外、窗外徘徊着。

现在,橘子再也不用为生活奔波,为孩子操心,忍受病痛的折磨了,她彻底地解脱了。

自从橘子得病,我就想着,要为她做点什么。可是,一直也没为她做成点什么。那么,就让这篇短文来寄托我的哀思吧!

愿天堂有爱,愿可怜的橘子一切安然。

宝宝得了癫痫病怎么治西安去那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