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烹.茶人生(散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小说

烹,是生活,酸甜苦辣,一碗烟火;煮,是人生,起起伏伏,几多诗意,几多感悟。邂逅一米阳光,心乃大,天地宽,呼吸,静静于红尘一隅,感悟冷暖人生。

——题记

(一)烹

生活,就是一碗烟火。柴米油盐,酸甜苦辣,细细研磨。

人生的路上,总会有风雨,而风雨的路上,总会有一份牵挂、念想,永远铭记于心头。烹,是儿时母亲灶台上,忙碌的身影。那时年幼,还没有灶台高,每次闻着母亲炒菜时的香味儿,总会忍不住踮起脚尖,眼睛巴巴地望着锅里,时常吞着口水,用脏兮兮的小手,想要去偷吃灶台上已经炒好的菜肴。每每这个时候,母亲的大巴掌总会适当地落在我的小手上,伴随着的还有母亲的呵斥:“离远一些,小心被油烫着,赶紧去洗手。”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笑嘻嘻地跑到一边去。那时候,妹妹总比我“贼”,她就站在那里,撘个小板凳,趁着母亲不注意,就伸出小手偷吃东西。最可恨的是,她偷吃后,就跑到我跟前炫耀,当我很不服气的学着妹妹也想偷吃时,每次都是母亲语重心长地教导:“让着妹妹点。”

那时候生活很苦,但是,母亲用她的双手烹出了和谐,烹出了温暖,烹出了童年的美好记忆。记得最喜欢吃的是母亲做的鸡蛋面条,那时候家家户户吃面条次数不多,也没有那个闲钱去买,偶然吃上一次比过年还快乐。

记得第一次吃母亲做的鸡蛋面条时,我觉得那应该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鸡蛋面条,不是字面上的鸡蛋加面条,在我们这里,是用鸡蛋与土豆粉加在一起,加上水调好,再在锅里烙成薄薄的一层,然后再切成面条状,再用水煮,调好佐料,像面条一般,但绝对比面条好吃。

做鸡蛋面条,是我学会的烹饪的第一道菜肴。记忆里的母亲,留下印象最深的或许也是这道菜肴吧!母亲教的不多,记下也只是孩子的天性。一朝分离,那些五味杂陈都渐渐地在小小的厨房里,独自烹饪着,和妹妹一起,为生活烹饪出一缕缕的温暖。

岁月总会带走太多,太多。不再年少,当回想过往时,记下的就是母亲厨房里烹饪的一幕一幕,那些温馨的片段,温暖整个童年。至少记得欢笑,记得当初的味道。

去年年底,母亲打电话说一起吃团年饭。一时间,心头五味杂陈,我知道,她想为我们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用一个母亲的身份为我们烹饪一桌满满的菜肴。我没有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母亲说,叫我第二天早一些去帮忙。于是,我早早地起床,7点多就去了她的小餐馆。

这是10多年后的相聚,心头自然堵得难受。其实叫我帮忙,她早已经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得差不多了,我最多给她端一下菜。那一刻,我还是她年幼的孩子,她还是絮絮叨叨地说,“站远一些,小心油烫着。去洗手,洗手了再吃饭。”唯一不同的是,我不再笑嘻嘻地跑开,我只是退后一步,暗暗打量着母亲的白发,打量着那些逝去的岁月。

前几天的母亲节,我没有给她打电话,现在想来,现实中的我似乎总是这般不懂得去表达。明明牵挂着,明明惦念着,但总是不说出口。心中的千言万语,在很多时候,我喜欢在静静的夜里,写进我的那些深深浅浅的文字中,一个人孤独,一个人感伤。

(二)茶

生活,就是一杯茶,浮沉之间,甘苦交织。

与茶结缘,其实是在9岁以后,那时父亲喜欢喝茶,刚开始时,谈不上喜欢,只是随着父亲喝着。后来,习惯似乎就成为了一种自然。

每到春天,春暖花开的日子,茶叶总会冒出来。绿油油的茶叶,犹如小姑娘一般,怯怯地探出头,悄悄地打量着春的世界,细细地聆听着春的气息。

父亲爱茶,可是家中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茶叶,而且买来的茶叶贵不说,还不好喝。这时候,我和妹妹就喜欢满山地去采茶。当然,采得不是自己家的。每次放学后,姐妹俩放下书包,锁好家门,就出门了。

姐妹俩一人一个小包,像侦探一般。那时候,农人的农活多,茶叶出来了多半荒废着,真正采茶的人少,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姐妹俩总是小心翼翼的。采茶一般都是在下午,而山坡上四处都是坟茔,对于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心中自然是害怕的。躲进茶林,除了采茶,就是仔细地聆听着周围细琐的声响。

等到包里满满的了,就得回家了,每次回去的时候,天几乎都已经黑了。那时候,姐妹俩用一路歌声,来驱散着心底的那份恐惧。

茶叶采摘回来后,就是制作了。柴火灶台高,我还够不着,一般就煤火了。煤火得等火完全燃起来以后,才可以制作,不然杀青的效果不好。杀青、揉搓,一般至少得反复三次,然后就是烘干了,烘干时急不得,得慢慢小火焙着,直到茶叶的清香慢慢渗透整个屋子。

每次家里来客人,我总会给客人泡一杯茶。很多客人就会说,这茶不错,哪里买的。这时候父亲就会有些自豪地说,丫头做的。生活面前,容不得年龄大小,你不得不去面对。其实,做茶,我也只是以前看母亲做了几次,还没有用心看过。怎么就记在心里了,我也不知道。

那时候的茶叶,真的不知道掌握什么火候,也不知道杀青的力度大小,只是凭着自己知道的去做,但那时候的茶却是记忆中最醇香的。父亲的微笑,很多时候,都是劳累过后回到家中,那杯浓浓的,带着热度的那杯茶。

时光流逝,如今早已经不在是那个扔下书包,就去采茶的小姑娘了。每次回家,给父亲捎上的也总少不了买一些茶叶。已经记不清多少岁月未能为他沏上一杯茶了,亦记不清何时,白发已经染上了青丝。岁月在时光中沉淀,留下的是那一缕茶香,与那段岁月。

现实中的我是个有着平常心的人,不喜欢争,亦不喜欢拼搏,很多时候自己都觉得少了些志气。我喜欢的生活,就是一份安然,静静地,一卷诗书,沾染一点墨香,清茶一盏,静谧安然,便是最美。

一杯茶,一段岁月,一段冷暖人生。

长沙专治癫痫病医院?西宁哪里治疗癫痫长春能有用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